林奕華.繾綣星河

高手過招

專欄
2017.08.26
1312

五十三歲的吳楚帆,和四十四歲的張瑛,在《大富之家》(一九六三)是難兄難弟。劇情安排,二人不是親生骨肉,弟弟只是兄長父親的養子,但這不影響他們的手足情深。電影才開場,已經是做哥哥的幫忙拋妻棄(孖)女的弟弟收拾爛攤子。在產婦病房裏,被惡妻牽住鼻子走的張瑛,只對吳楚帆掉下一句:「麻煩你同我搞掂佢⋯⋯」儘管獅子吼震天巨響:「我返到新加坡至炮製你,我唔發脾氣你當我好蝦嘅⋯⋯」但若從老婆大人還沒出現前張瑛的態度來看──對着上官筠慧飾演的「棄婦」,他息事寧人的說法是:「唔好講咁多嘞,而家唔錯都錯咗嘞,總言之就係咁,呢對孖女呢,我無論如何都唔愛得嘅,我俾返筆錢你⋯⋯」無奈一隻手伸進西裝的內袋還不曾掏出鈔票或支票簿,一切已經太遲了,元配夫人已經殺到──這裏timing的天衣無縫,能不教人有此疑惑,難道一個兇悍一個弱雞,只是一場活劇,名叫扯貓尾?

張瑛作為小生的戲路,在這一幕明顯轉型為性格演員,這變化亦同步劃清他在戲中與吳楚帆誰是主角誰是配角的界線。

再次登場,已是一對孖女亭亭玉立的二十年後。腳踏人字拖鞋,但全身還是西裝的張瑛,連行李箱也沒一個,只得手抱一隻包袱。尤其他選擇出現在吳楚帆的洋行總經理辦公室,潦倒得來有些喜感,不協調得來又教人欷歔。當吳楚帆問及消失了二十年的他近況如何,張答:「呢幾年好慘呀,我都唔知幾辛苦先儲到水腳返嚟。(吳:咁呀,二嫂同埋你返嚟呀?)佢同我離咗婚啦,佢仲叫佢爸爸開除咗我㖭。大哥,我呢趟返嚟,你最好就搵份嘢俾我做嘞。」吳答應張時,鏡頭沒有拍他的正面,卻是把觀眾視點移向正好帶着兒子杜平走進辦公室來的大嫂黃曼梨。不太相信眼前這一幕的她,配上吳的畫外音說「咁就得嘅,你係我親細佬一樣,唔通我唔照顧你咩⋯⋯」正好以很響亮的一聲「啊!」幫張瑛解除了「尷尬」:「阿成,乜你幾時返咗嚟㗎?」

「尷尬」,其實不止是張瑛的角色──只不過隔了一個片頭,他已經第二次要大哥大嫂為他排難解紛──但戲往下演,他這「尷尬人」原來只是更多「尷尬事」的引子,又或者說,「尷尬」在他身上是傳染病,在吳楚帆答應安插他在身邊當個沒有實際職位的助理時,他自然而然便把拈花惹草的作風感染吳楚帆。只不過,他作中間人出主意玉成好事的那朵鮮花並非別人,正是失散多年的親生孖女之一,片中兩個林鳳的其中一個,不是姊姊董美,是妹妹董媚。

兩位影帝在步入「中年」(當年應是視四五十歲為「初老」),又是身當男主角的電影裏「為老不尊」,不能不說出人意表。而且劇情安排如此大膽,於張瑛,是把親生女兒送羊入虎口,何況老虎是女兒的大伯?於吳楚帆,是由道貌岸然到人格破產,間接連妻子黃曼梨的美好形象也被他報銷──當初仗義疏財對張瑛棄婦施以援手(「唔好喊啦,呢處有多少錢,拎去使住先啦」),也變成那邊廂慈悲為懷,這邊廂對丈夫疏於管束等同助紂為虐。再加上飾演董媚的林鳳,也在養父高魯泉脅迫下引誘吳楚帆,《大富之家》作為文藝片,竟沒有一個主角的為人或處境惹人憐愛,這樣安排如果不是編導計算錯誤,就是挑戰難度,偏向虎山行。

然而,一直在悲劇(亂倫危機)和喜劇(狼狽為奸)中走着鋼索的吳楚帆與張瑛,亦果真藝高人膽大。故此,二人在片中看似無招(多年默契),實際才是高手過招。

鄭秀文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