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女權與保護主義

專欄
2017.08.19
1851

香港政府正式刊憲確立「一夫一妻」制度,是在一九六九年,距今四十八年。感覺上不堪回首,但再比較一下,無綫電視今年慶祝五十周年,中間發生的事,為什麼卻歷歷在目?

歷史就是如此「不公平」,話題性豐富的,大多成為恆久不衰的集體回憶,但「一夫一妻」作為法例,基於男女平等,甚至「女權」超越男權已司空見慣,有誰會把明日黃花視為「里程碑」?雖然,香港電視史上生產第一代「女強人」的《家變》(一九七七),間接創造了「一夫一妻」制落實八年後的時間見證,女主角洛琳的身份,就是歷史遺留的包袱:妾侍女。

妾侍女走進新時代,可以被賦予怎樣的靈魂?《家變》幕後班底大多是「年輕人」,他們的思維除了年輕,也趨向洋化,儘管劇情一樣涉及芝麻綠豆與家事紛爭,它的時代氣息,如借當年香港的貪污事件,反映建築公司與政府有關部門的私相授受,在電視劇的世界裏,到底是新鮮事物──那叫「寫實」。

一百多集的長篇劇,原意是提升各種水平,包括,不再沉溺於婆婆媽媽,能寓關心社會於娛樂,讓電視劇的觀眾層面可廣闊到知識水平更高的族羣等等。奈何理想歸理想,收視率與廣告收入才是電視台的紅綠燈,在我看來《家變》功敗垂成,後來還是丟入通俗劇的窠臼,以情感戲代替「寫實主義」,終究還是一齣「新粵語片」。

《大富之家》拍於一九六三年,離開香港立法確定「一夫一妻」制還有六年,片中的第一男主角吳楚帆,正好也是建築公司大老闆。片頭的他下了家中司機駕駛的豪華房車,步入今日已經重建的中環阿歷山大行,字幕打出:一九六二,香港。下一景換上偌大總經理辦公室,結上bow呔的洋行大班阿胡(朱克)跟他打招呼:「總經理,早晨!」繼而桌上兩部電話同時響起,阿胡接的一通是陳律師打來,胡向吳請示,吳回應以「你話俾佢聽我今日下午兩點去簽字」,電話剛掛,女秘書已站在吳面前求簽字,一邊簽一邊口授秘書事務:「你即刻打電話俾東南地產公司,灣仔嗰個地盤下午兩點鐘去陳律師嗰處簽字咁話⋯⋯」

但任何簽字,都比不上黃曼梨飾演的總經理夫人帶着兒子杜平走進辦公室要求吳楚帆簽的字重要。身穿套裝旗袍,少見曼梨姐如此既從容又雍容,氣定神閒的對吳楚帆說:「喂,我同阿曾太,王太搞嗰個反對立妾會,今日開始籌備㗎啦噃,你攞五萬銀嚟做基金(攤一攤手板)。」一聽那數字,吳楚帆從埋首辦公桌轉向仰視黃曼梨:「哇⋯⋯(拉長尾音),愛五萬銀呀?我又唔係想草(娶)妾侍,你搞個反對妾侍會做咩啫?」黃:「咁即係唔贊成啦噃,係嘛?」吳:「我贊成⋯⋯(尾音又拉長)」黃把手一揚,「贊成寫cheqe啦。」吳長嘆一回氣:「唉,五萬⋯⋯」看着吳楚帆乖乖低頭簽支票,黃曼梨嫣然一笑。

這一簽,黃曼梨有得忙了,但這五萬元真的會讓她徹底受到保障,不被丈夫立妾的危機威脅嗎?當然不。《大富之家》中這位闊太太倡議的其實不是女權,卻是傳統婦女不讓利益被外來者侵略瓜分的「保護主義」,與關懷女性沒有關係。因為,當黃與吳誤會兒子與歡場女子董媚(林鳳)交往,吳表示要去夜總會對媚曉以大義時,黃的反應是:「你去有咩(作)為啫?呢啲咁唔正經嘅女人,等陣連你都俾佢迷埋㖭!」

這番話最有意義,也是最諷刺的,就是總經理夫人具有先見之明。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