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手機取代電視機?

專欄
2017.07.29
1165

電視還沒普及之前,收音機就是電視機。電視機沒落之後,手機把它取代的最大意義,是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讓人「煲劇」。

有趣的是,為什麼比起劇集短上不知多少倍的電影,反不見有人在地鐵,快餐店,甚至一邊走路一邊埋頭埋腦?

這,就是「粗重」如電視劇──由十數集到數十集──也可以和手機天作之合的原因:電影的精髓是視覺語言,一個鏡頭不只是「有碗講碗,有碟講碟」,影像背後,蘊藏導演的千言萬語,捧着手機若是為了猜心,大家一下子就覺得它是負擔,太累贅了。

電視劇卻大相逕庭,它和廣播劇的共通點,是以對白交代故事情節。而比聽收音機勝上一籌(或少了樂趣),一部智慧型電話在手,誰都不用再憑聲音來想像劇中人是否活色生香。手機煲劇除了解悶,同時也給眼睛解饞,以至,有明星參與的真人秀也是很多人一邊上路一邊享用的貼心選擇。

是追星,不是追劇。

因而不禁教人臆測,當硬件的發明再上層樓,它又會借「戲劇」把我們從什麼地方帶到什麼地方去。再過數年,會不會乾脆在腦部植入晶片,教看來安靜坐着的一個人,其實正在現場翻雲覆雨?

真有那麼一日,內容又會是怎樣的內容?

記憶中,小時候打開電視,在名為「彩色影院」的時段裏,我曾看過《大富之家》(一九六三)。當時對它另眼相看,因為不是每一部粵語片都那麼時髦──大鑼大鼓也有七彩攝製,但時裝片就是更貼近生活的顏色。而拍於六十年代初期的「時裝片」能在一九六七年開台的無綫電視上被看見,它的最大意義,就是慶祝香港的電視廣播進入彩色紀元。

「彩色影院」,是當年一周一次的「重要約會」。但在今天,我隨時在YouTube可以看到已被上載的《大富之家》。電影無可否認老了,但兩個世紀的過渡,並不構成它的陌生感,因為,它用一小時五十三分述說的故事,今天已被拉長,不,伸延至十數到數十倍的時間,滿足了沒有世代差距的普世慾望。

豪門嫁娶,身世秘密(聞),烏鴉麻雀,山雞鳳凰,一一從昔日的開到荼蘼,變成手掌心裏的玫瑰盛開。故事背後的價值觀呢?半世紀後也照搬如儀?表面上,粵語片old school得多,但忘記結局的道德教化,和新鮮出爐的電視劇沒有差別的是,主要場面均是「有碗講碗,有碟講碟」,觀眾看見一宗事件接一宗事件的忙進忙出,美其名高潮起伏,其實是不用追求角色的心理刻劃。

「你懂的……」,不論港劇韓劇抑或陸劇,「懂」就是不費精神在不熟悉的事情上。

時間,在三幅被情節中,既有濃縮作用──所謂「豐富」──但也可以是把情感縮龍成寸。基於不能讓觀眾覺得分秒過得太慢,就要令時光瞬間報銷──要留住大家不只要把一集看完而是數十集(的點擊率)。劇集作為軟件攻略第一個必須割捨的奢侈品,就是讓有心人自行發掘的時間空間,又名深度。

在這方面,美國影視近年卻是反向發展,都說電視(網)劇比電影好看,就是因為大銀幕愈多熟口熟面,小熒幕愈是出人意表,其中落差,正是在於前者主攻動漫,後者潛修故事。若說不要動腦只想打發時間,看電影自然比煲劇划算。

所以,才會一部劇集紅了,就有改寫創意歷史的威力。例子不勝枚舉,不如想想,為什麼地球這一邊就是獨愛「大富之家」,不論「家」所指涉的,是白手興家,還是帝王之家。

鄭秀文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