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華.繾綣星河

「時裝片」的戲服

專欄
2017.06.03
1621

苗金鳳在《香港屋簷下》(一九六四) 這部「時裝片」裏,前後換了多少襲衣裳?

甫開場,是她所飾演的千金小姐朱欣欣與江濤飾演的富家子軒利的訂婚宴,也是她的亮相造型。季節是夏天,她穿無袖淺色套裝,領口滾花環,上半身背心與裙子均釘上可能是雪紡造的立體花朵,手戴長度中等的手套。要形容,就是清雅端莊。這場戲她沒有對白,戲都是在與未婚夫跳舞時流露在眉梢眼角的對他的閃躲。

第二襲,是第二場的第一個鏡頭,緊接報紙新聞特寫的「某大工廠周轉不靈,今晨突告倒閉」。匆匆下了的士的苗,走進她家的豪宅──手中還拿着一卷報紙,表示她是讀到報紙才知道家變?這時她穿的是深色連身洋裝,劇中人的這身不止是配搭而是氣質,以六十年代香港而言,她平日出入的應該是九龍塘又一村尖沙咀(香港島是國語片背景)。

第三襲,已是家道中落。她那位青梅竹馬的真命天子丁亮,穿着一身海員(應是「船長」級)制服來到木屋區探望朱家。這一場,苗穿圖案短袖恤衫,配黑色長褲。頗有文化氣息的打扮在這場戲出現,並非巧合,因為丁亮是把在拍賣會買回來的,苗從小到大所彈奏的鋼琴物歸原主。另外,一張苗金鳳父親吳楚帆的肖像,也被畫家的母親李月清拍賣回來,送還吳楚帆。肖像背後,有着十年前一個風雨之夜的故事,吳給了一個從外地(應是內地)來港尋母不獲的青年二十元買火車票回鄉,之後青年畫了肖像作為報答,也是在這場戲通過李月清在拍賣會買回肖像送上門來,並親口告訴吳楚帆,兒子已病歿。

這噩訊讓吳大受刺激,站不住往後一倒,沉痛道出「壞人當道,好人受罪,太唔公平,太唔公平喇」的對白,埋下他精神已在崩潰邊緣的伏筆。

第四襲苗金鳳的戲服,是在夜半彈奏鋼琴時穿的碎花襯衫。深深投入在感觸情緒裏的她,眼淚直流不止。正在窗外傾聽的丁亮,因而墮入回憶。在他的想當年裏,苗還是穿高貴洋裝的苗,江濤駕着開篷跑車來接她看電影,苗經不起吳楚帆的推慫,不情願上了車,在旁窺伺的丁亮,便把手上的一枚(求婚)戒指收起來。

同樣是花紋襯衫和長褲,當苗金鳳穿到了第三次時,其實一個階段即將過去,那就是富家女變身小家碧玉,再變身為投身人浮於事的社會的職業女性的過渡期。而她這個角色還要再經歷「第二度家變」。

在一場江濤「貴人踏賤地」,來到木屋區侮辱吳楚帆的戲中,引爆了下一個「家破人亡」的炸彈──當吳要苗交出戒指與江退婚,苗才不得不當眾坦白:「我已經同軒利⋯⋯有一晚黑佢本來叫我同佢去睇戲,後來冇去到,佢仲搵車車咗我去郊外別墅,灌我飲酒,咁我,我就⋯⋯」再也說不下去,掩面放聲大哭,「爸爸,我已經係佢嘅人⋯⋯」

吳怒罵苗下賤,並饗以巨靈之掌,江濤反而更為得逞:「世伯,嗰日係你叫我陪佢去玩㗎噃,因為你以為我爹哋真係借錢俾你做生意,你至肯將個女嫁俾我,咁你送上門,我仲駛客氣嘅?哈哈,爹哋叫我同佢訂婚,係詐假意㗎咋,你一碌木咁俾人食咗都唔知,你蠢材之嘛,你俾佢呃咗都唔知,呢一鑊呀,你就唔夠我爹哋叻啦!」

氣得吳楚帆悲憤交加,一頭撞到樹上求死,目睹丈夫昏厥,苗的母親黎灼灼眼前一黑,也在一片呼天搶地聲中,暈了過去。

下一場是醫院,苗金鳳又會穿什麼?

黃心穎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