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電影年菜

專欄
2022.02.12
撰文:林奕華

今年的兩部賀歲片《闔家辣》和《飯氣攻心》可能要留待明年才能上桌了。還是,就如廣告燈箱四隻大字,等的只是「戲院開番」?

由於賀歲片被雪藏,便想到由一九六○年到一九七九年吃過的電影年菜。分水嶺為何設在八十年代初?許氏兄弟的《摩登保鏢》(一九八一)打開港產片賀歲的大門,八二年是《最佳拍檔》,八七年是《富貴逼人》,八八年是《八星報喜》,九二年是《家有囍事》,從此「羣星+家庭+喜鬧劇」的大局已定,既是一年一度貢獻千萬票房的市場靈丹,也是「賀歲片」作為文化現象與香港神話之一的里程碑。直到二○○二年《嚦咕嚦咕新年財》誕生,標誌着既遠且近的集體回憶—「闔府統請」類型片的高峰,將由哪一部超越?

因為是歷史悲劇,所以也是最不像賀歲片的賀歲大片。「大」在拍攝三年,製作費高達一百五十萬港元,打破歷來粵語片製作經費紀錄,出動十大導協助拍攝海戰場面……不惜工本,為了給任姐息影留下最有紀念性的作品,這是仙姐的愛的禮物。
因為是歷史悲劇,所以也是最不像賀歲片的賀歲大片。「大」在拍攝三年,製作費高達一百五十萬港元,打破歷來粵語片製作經費紀錄,出動十大導協助拍攝海戰場面……不惜工本,為了給任姐息影留下最有紀念性的作品,這是仙姐的愛的禮物。
先有早一年的《七彩胡不歸》,繼而再下一城,兩位公主成功添食。前一部是悲情,這一部是歡喜冤家。理應還有第三部同類收官之作,但是沒有。而且,這也是二人銀幕上最後一次攜手。此後分頭發展,一部接一部都是日後的代表作。
先有早一年的《七彩胡不歸》,繼而再下一城,兩位公主成功添食。前一部是悲情,這一部是歡喜冤家。理應還有第三部同類收官之作,但是沒有。而且,這也是二人銀幕上最後一次攜手。此後分頭發展,一部接一部都是日後的代表作。

二○一○年後不乏「囍事」系列的新版面世。把《七十二家房客》改成「租客」,也趁出一番熱鬧。上述模式到底屬於懷舊多於創新—雖然賀歲片就有緬懷昔日的哀樂參半,但「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便是以荒誕手法抹去傷感的最強例子,它在某年某日在某地被某人重遇上了,依然是喜樂見聞—歷久常新的光輝歲月。

所以又何需刻意回顧這些「近代史」。倒是曾幾何時賀歲片市場三分天下的光景,復有多少人記得?粵語片佔其一,邵氏電懋的國(粵)語片佔其二,長城鳳凰的國語片則佔觀眾人口的第三份。

再要細分,粵語片便有時裝與大鑼大鼓之別。大鑼大鼓又分班霸與班霸,配搭與配搭。三大「男」主角不離任劍輝、麥炳榮、林家聲。三大女主角便是余麗珍、鳳凰女、羅艷卿。其中以羅艷卿最宜古宜今,演出的是時裝片也掛着戲曲片的名字,如《龍鳳合歡花》(一九六○)。

又名《古老鬥時髦》。就算今日,這也是如假包換的時髦鬥古老。鄧碧雲扮差利,余麗珍扮老夫子,真正身份是女賊,林鳳講英文,胡楓背唐詩,文化背景天差地別,但四人各懷鬼胎,為了一粒超級鑽石,完全符合酷兒理論研究。
又名《古老鬥時髦》。就算今日,這也是如假包換的時髦鬥古老。鄧碧雲扮差利,余麗珍扮老夫子,真正身份是女賊,林鳳講英文,胡楓背唐詩,文化背景天差地別,但四人各懷鬼胎,為了一粒超級鑽石,完全符合酷兒理論研究。

國語片特別在於年味較淡。不似粵語片及港產片有專線生產「賀歲必備,應節佳品」。題材不拘,電懋邵氏長城鳳凰都是把拍好的成品排期上畫。邵氏曾在四年內以三齣歌舞片《千嬌百媚》(一九六一)、《花團錦簇》(一九六三)、《萬花迎春》(一九六四)賀年,也有以《西遊記》(一九六六)、《盤絲洞》(一九六七)、《女兒國》(一九六八)連續三年賀歲。

電懋相對隨意,《六月新娘》(一九六○)是喜劇,《南北和》(一九六一)也是,但戲匭與過年情景南轅北轍。再下來是《啼笑姻緣》(上集)(一九六四),明星陣容是意頭,蓋過題材的生離死別。

長城鳳凰則以古裝宮廷象徵金碧輝煌,《金枝玉葉》(一九六四)是「公主恃竉駙馬生驕」。《蟋蟀皇帝》(一九六六)是「昏君無道百姓機智」。

今非昔比,是不是早見於類型的選擇性?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