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選美不能承受的「重」

專欄
2022.10.08
撰文:林奕華
準決賽陳文玉回答問題時不卑不亢惹人好感。但決賽的表現因受假設性問題所累表現強差人意。「男朋友偷偷剪掉你的長髮,你會怎樣做?」最後取回得分應是那「我好易忘記所以生氣不會太久」的真性情答覆。
準決賽陳文玉回答問題時不卑不亢惹人好感。但決賽的表現因受假設性問題所累表現強差人意。「男朋友偷偷剪掉你的長髮,你會怎樣做?」最後取回得分應是那「我好易忘記所以生氣不會太久」的真性情答覆。

為什麼「香港小姐」要「美貌與智慧並重」?

從一九七三年開始在電視屏幕上為家庭觀眾提供免費娛樂的年度節目一屆一屆看下來,如果沒曾經歷七十年代的洗禮,應該無法以今日的目光,接受當年的標準。第一個障礙,便是本應人比花嬌,為何卻都偏「老」。

這個「老」,不是年齡,是早年主辦單位所建立的「人設」。一般候選佳麗最小十七歲,最成熟也不過廿四歲。但由於節目安排以旗袍造型出場,背景襯以過年或到裕華購物才會入耳的音樂,配合扮相,「智慧」已被翻譯成「老」,老成持重的「老」,也就是選美不能承受的「重」。

一身寫着「成熟」和「端莊」,當司儀何守信、劉家傑,或李志中、沈殿霞讀出「她」的身份是中學生,或大學生,任誰都得歎服化妝師、髮型師的魔法多麼出神入化。直至在對答環節,看似賢妻良母的姊姊們開了金口,才讓人「既驚且喜」,到底還是妹妹們。

評審們原來不是只靠遠觀,也借助大會提供的玉照近距離決定「分數」,只是令人生疑的是,為什麼照片是黑白而非彩色?莫非台下黑白有助台上的真人更添色彩,更見繽紛?
評審們原來不是只靠遠觀,也借助大會提供的玉照近距離決定「分數」,只是令人生疑的是,為什麼照片是黑白而非彩色?莫非台下黑白有助台上的真人更添色彩,更見繽紛?

「扮大人」竟然沒有露出破綻,證明西蒙.波娃的名句言之有理。「女性不是與生俱來,卻是社會製造」。這也解釋了為何今日同樣介於十七到廿四之齡的香港女性,不可能把當年的「美貌與智慧並重」視為適用於現世的目標。太保守了,也太限制別人對自己的想像了。

就是自我想像,當年的佳麗也每多從「前途」出發,雖然「前途」與「未來」的實現方式可以是兩碼子事情,但透過大會司儀淡定的介紹中,願望大多數是「轉行」,夢想則是從本身的跨足到另一個領域。女教師想變空中小姐,空中小姐想加入影視圈,這些已屬當年個人色彩相對濃烈的告白,換作今天,既已投身這個遊戲,心中有數者已志不在此。

林良蕙當選冠軍的場面與歷屆最大分別是她笑,身後的落選佳麗也不期然嘴角上揚。這份感染力確實非常不簡單,想必是這個結果於她真的太過意外,所以沒有人能不替她高興。
林良蕙當選冠軍的場面與歷屆最大分別是她笑,身後的落選佳麗也不期然嘴角上揚。這份感染力確實非常不簡單,想必是這個結果於她真的太過意外,所以沒有人能不替她高興。

重遊七十年代的選美舊地,能不感觸世界曾經如此純樸。當年的「智慧」不論是否名副其實,至少對答之間,不致為了娛樂性而窮其重口味的心思。

被問及「女性是否比男性適合當會計?」一位佳麗對答如下:「基本上呢,男仔女仔都可以做會計做得好好,但一般人嚟講,女仔好過男仔,因為女仔細心啲,做嘢整齊啲啦。咁整齊細心,响做數呢方面係優點,因為你複數,查數都比較敏捷啲,咁慳時間好多。(成日面對數字,會唔會覺得枯燥?)唔會,一啲都唔會,我做會計,食飯時間我情願做完先去食,因為你每逢做完一條數,個帳目做啱咗,你好開心,好過食一餐飯。(啲錢人哋嘅,好無癮)唔係錢唔錢嘅問題,係一種事業嘅問題,你做得妥當。你自己會高興。」

分享經驗之談的人神態自若,無縫銜接了前數屆當選港姐孫泳恩、張文瑛、張瑪莉、朱玲玲的大方得體,她是陳文玉—讓上一屆的黑馬林良蕙放心卸任。

陳卓賢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