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販賣男人味

專欄
2022.11.12
撰文:林奕華

17river01a

 

從甘國亮替鄒世孝改編華嚴小說《七色橋》為《變》(一九七五)再到《神女有心》(一九八二),鄒先生經過從無線跳槽麗的,又回到無線的歷程。

麗的時期他的女主角們,在《職業女性》(一九七七)中飾演女醫生的李司棋,長劇《追族》(一九七八)中飾演女記者的馮寶寶,《神女有心》均榜上有名。李馮與甘先生也淵緣深厚,李司棋是「甘生班底」不說,馮寶寶甫跳槽無線,除反串演出《一劍震神州》(一九七八),甘生已邀得她在《不是冤家不聚頭》(一九七九)中,與汪明荃時裝上陣互別瞄頭。儘管《楊門女將》(一九八一)分飾穆桂英與楊文廣母子是佳話,但那也是後話。

 

17river01c

 

鄒世孝先生是有名的紳士風度。據說在麗的訓練班與汪明荃的同學時期,他乃唯一獲阿姐官方承認的「曾經交往男朋友」。年靑時文藝氣質濃厚,有成後一臉腮鬍是註冊商標。由他監製的《神女有心》找來楊群當男一號,成熟的男人味如是從監製到演員的「二撇雞」造型,猶如超能力感應般傳送給觀眾。現實中的鄒世孝沉實穩重,《神女有心》中楊群卻七情上面,雖說與角色的「魔術師」身份不謀而合,當中會不會也隱藏了鄒的另一面貌?

 

17river01b

 

「那一句才是真心話?」是楊群在扮演「大不良」時,讓演技再上層樓的「戲法」。縱然,《揚子江風雲》(一九六九)、《金瓶雙豔》(一九七四)中他飾演的雙面特工和三面情人皆拿手好戲,但《神女有心》的角色心理再像霧像花,楊群作為演員,仍必須以「真章示人」:虛虛實實,真真假假,那些「話」,都是必須實牙實齒講出來的廣東話。

「有啲說話,我唔識講,亦都唔會講,我知道,我同你都係嗰脫人,呢把鎖,係你搭嘅,就係你嚟開番佢,我唔識開,亦都唔會開佢。」,在一大段與常念奴(李司棋)追追逐逐後,感動伊人的,是這番「訴衷腸」。那一刻的兩撇八字鬍,一改嬉皮笑臉,變了深鎖雙眉,苦於「怎生一個『愁』字了得」。

甘生的對白,被形容為「攔路虎」,「誰也不能改」,「楊群大哥也不例外。大家都知道楊群的粵語不太純正,常用的俗語還應付得來,但一些冷僻的土語,卻教他皺眉頭。」「解鈴還須繫鈴人」,不易發音的七隻字,讓楊群想出一條妙計,「請鄭裕玲(在《過客》中飾演他的女兒)先將對白在錄音機唸一次,然後回家,依照DoDo的示範練習。」

八十年代鄒世孝也曾以「聲演上海話」給甘國亮首部監製的長劇《輪流傳》中,飾演李司棋父親的關海山助以一臂。方言在甘國亮的電視劇世界裏,既有鏗鏘理性,亦不乏對身份地位投射的感性,或性感。

 

聲夢傳奇 姜濤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