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填詞A to L

專欄
2024.04.12
撰文:林奕華

2889backstageA is for Alive

頭獎贈予一九五八年鄧寄塵、鄭君綿的《飛哥跌落坑渠》。中詞西曲生龍活虎,在一九六七年拍成電影後,被新馬師曾與鄧碧雲重新演繹:「男:飛哥跌落坑渠/飛女睇見流淚/女:佢恃惡收規之累/專蝦我哋賣菜女/點止佢俾我趙兩鎚/佢根本身子太過虛/男:跌到腳跛三邊墜/一扑跌正落去咯」,許願名曲《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接上地氣,撰曲人梁山人功不可沒。

B is for Bold

廣東話入詞的情歌到六十年代中後,《一水隔天涯》的「妹愛哥情重/哥愛妹心痴」再風行,電視時代已然來臨,銀幕上米高峰前婀娜的歌女退位,接棒人是單飛的「筷子」歌姫,既以懷舊小調開創未來的流行,「為怕哥你變咗心/情人淚滿襟」,又以《啼笑因緣》主題曲之名,填單刀直入之詞,啟廣東普普之盛。

C is for Canto-Pop

還有誰比我們的寶珠、芳芳更能銘記當年青春香港的風采?史上偶像沒一個不能歌擅舞,亭亭玉立的二人更是文武雙全,寶珠有「女殺手/天生一副好身手」街知巷聞,芳芳的「兩對眼核放光/郁親手就聽打」一樣家喻戶曉。

D is for Drama

電視劇之前,入腦入魂的是廣播劇。全因入屋的鎖匙是「免費娛樂」。每天一回定時定刻,《啼笑因緣》在一九七四年成就的奇蹟,可以是一九六二年商業電台《勁草嬌花》的延續。「我亦愛花嬌美」被我記錯成「我願似花嬌美」,是下一句「願明月皎潔常圓」的引導有功。

E is for Eloquence

唱得之人要兼口才好?口才好乃受益於「轉數」快?食腦是Singer-Songwriter的看家本領?沒有鄭君綿便沒有《明星之歌》?「身先士卒」的示範如下:「鄭君綿/林鳳/蕭芳芳/紫羅蘭/凌波/金峰/李綺年/李菁/李敏/謝賢/狄龍/任燕/寶珠/江雪和白燕/夠香艷/白雪仙阿任兩纏綿」。珠玉在前,才有九十年代達明一派的「致敬」。

F is for Faye

由對意境必有追求到化身心理諮詢師,填詞人筆下曾有過這般詞話人間:「一片夜色放心上」、「怎麼度/怎麼量/田野/山崗/美麗之下的淒涼」、「你看那山色湖光/你看那藍天白楊/看不到一絲渺茫/你再看藍天碧浪/你再看晚霞曙光/禁不住匆匆忙忙/把希望留給失望」,王菲寫的《無常》。

G is for Glamour

怎樣的歌詞才算夠「照」?原來,瓦數不可以燈泡的數量計算,卻是詞中嵌有發熱發亮的石頭幾顆。一九六九年台灣歌手林沖躍登銀幕,百萬導演張徹親自為《大盜歌王》插曲《鑽石》填詞,「亮晶晶/亮光光/硬如鋼/冷如冰」,比喻彩虹、男子鐵心腸、蛇蠍美人心、天上的星兒,「鑽石」二字出現了廿一次。

H is for Heartbroken

葉紹德先生為電視劇《啼笑因緣》寫歌詞時,被導演王天林質疑,「能不如此文縐縐?」(大意),一改再改,葉先生一氣之下,「就唱『為怕哥你變咗心』不成?」,換來歷史上的馬到功成。及後電影重拍,葉先生再次出馬,填了主題曲《碎心戀》:「相思萬里牽/光陰逝似水/為何故恩愛偏鑄恨/紅顏未老心先碎/惆悵珍重定後會/惟恕花月錯為媒⋯⋯」,這次的導演,是楚原。

I is for I

以「我」為主題的歌曲,在演唱會大流行後是「人有我有」。但要宣揚「我得咗啦」,難有一首比葛蘭灌錄於一九五七年的《我要你的愛》,更讓壯志雄心大鳴大放,媲美燒炮仗。步步進逼的「我」:「我/我要/我要你的/我要你的愛/你為什麼不走過來」,英語Rap詞更顯女力強勢:「聽媽媽的話/你永遠不會後悔/如果有人懷疑/你可以告訴他們是我說的/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永遠無法忘記你/自從我遇見你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渴望著你/寶貝/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我永遠不會讓你離開我/聽我告訴你/我想你該開始愛我了/為你舉起比烤箱還熱的火炬/是時候給我一隻小斑鳩了/寶貝/抱緊我/然後照我說的做。」

他們說,女追男,隔層紗。

J is for Jet Engine

葛蘭的名曲多如繁星,隨手一摘,都是代表作。一九五九年出演《空中小姐》,插曲《我要飛上青天》由導演易文填詞,好一首Verse(主歌)與Chorus(副歌)合體的佳構,「我要飛上青天/上青天/我要飛上青天/上青天」,重唱三次過後,其他句子俱成過眼雲煙,完全切合人在飄飄然時,風景其次,心境第一。

K is for Kiss

老歌比新歌性感的例子比比皆是。二○二四年與一九五四年相比,後者便有前者所無的《給我一個吻》。憑藉張露的歌聲,又是一次女追男的「行動勝於心理活動」。陳蝶衣先生為作曲的Marshall Brown「改造」了他所設計的「洋裝」,詞中的東方女子,雖然婉約:「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卻從不被動,「縱然瞪著你的眼睛/你不答應/我也要向你請求/決不灰心/縱然閉著你的咀唇/你沒回音/我也要向你懇求/決不傷心」。是「決不」,故此,「飛吻也沒關係/我一樣心感激/飛吻表示甜蜜/我一樣感謝你」。往昔的時代曲,反映那是無懼無畏被拒絕的時代。

L is for Lark

法國傳奇Edith Piaf叫「小雲雀」,我們也有。沒有人不知道顧嘉煇,卻不是都知道顧嘉彌,經過解說,才知道後者的藝名是顧媚。「小雲雀」是外號,亦是她擔正的電影《小雲雀》(一九六五)的主題曲。譜寫此歌的,正是弟弟顧嘉煇。當年的「小雲雀啊/小雲雀啊」,成了日後對棄歌從畫的她的懷念,同步婉惜伊人徒留歌唱L的美名。

姜濤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