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吳耀漢演活人夫無奈

專欄
2023.04.14
撰文:林奕華
「邵氏女星」金霏客串飾演吳太,但鏡頭總共才三數個,而且全部都是側面。後來金霏再出鏡無綫節目,可能已是廿年後應好友沈殿霞訪溫哥華之邀,亮相《友緣相聚》。
「邵氏女星」金霏客串飾演吳太,但鏡頭總共才三數個,而且全部都是側面。後來金霏再出鏡無綫節目,可能已是廿年後應好友沈殿霞訪溫哥華之邀,亮相《友緣相聚》。

白髮老翁口啣煙斗在讀報。

身旁妙齡女子哭哭啼啼。

「又喊咩嘢呀?咩事呀?」老翁轉頭問。

女子嘟嘴:「一日都係你個好女婿啦。」

老翁:「佢咪幾好。」

女子:「好喎?今日朝頭早,一早起身鬼咁風騷,就錫咗我哋工人蔡姐一啖。」老翁:「咁好閒啫。」女郎:「好閒呀?仲有呀,落街我又見到佢錫咗阿李姑娘一啖。」老翁:「好閒啫。」女郎:「好閒呀?仲有呀,今日佢返嚟,見到佢響街口錫咗阿賣菜妹一啖。」,「好閒啫。」,「好閒,成日都好閒好閒,咁要我點做呀,老竇?」,老翁:「咁你留低響屋企,等佢返嚟,遲早輪到你啦!」

罐頭笑聲爆響。

吳耀漢其實非常適合演出一特定劇種:英語民間傳奇。而且不是唔鹹唔淡的gag化表演,應是專攻文化差異如何翻譯的睿智與幽默共冶一爐。
吳耀漢其實非常適合演出一特定劇種:英語民間傳奇。而且不是唔鹹唔淡的gag化表演,應是專攻文化差異如何翻譯的睿智與幽默共冶一爐。

怨婦是「嘉禾公主」苗可秀,不懂女兒心的是吳耀漢。時維一九七九年,吳耀漢正值男人四十,本人黑髮又密又亮,為配合老竇「角色」才戴上灰白假髮。假如上述一段對話沒有在「老竇」說罷「遲早輪到你」時引你發噱,俗謂gag位,亦即笑點之所在,便不是台詞,而是吳耀漢那頂假髮有幾假而產生的詼諧效果了。

笑點的強弱,在於「搞gag」如何「搞」。下面又是一個例子:

老公對廚房裏的老婆下「哀的美敦書」:「咩話,仲要成個鐘頭先煮得好呀?唉,算喇,我自己出去食喇!」 傳來老婆的求情:「唉,俾多我一分鐘呀?」

老公一聽,「哦?忽然間一分鐘又搞得掂呀?」

但見老婆邊脫圍裙,邊走到客廳裏來:「唉,咁你都要等埋我,換咗衫,同你一齊出去食㗎嘛。」

罐頭笑聲再度爆響。

第三段在同一晚節目裏上演的,是牀邊的老婆不斷吟沉牀上大被冚頭的老公。先是老婆聽到睡房外有怪聲,懷疑小偷上門,「你聽唔聽到我講嘢啫?我問你閂咗鐵閘未呀?」老公憤然伸出頭來:「除咗你把口,咩都閂咗!」繼而,老婆又吟老公「依家(小偷)入屋呀,你估喺街呀?喺街都話驚呀,自己間屋嚟㗎,有咩好驚呀,咁鬼細膽,細膽鬼細膽鬼……」老公一彈而起:「我有膽呀,一早同你離咗婚啦!」

罐頭笑聲三次爆響。

苗可秀吳耀漢身上同樣有着「嘉禾」的標記。但攜手合作,卻因與「嘉禾」的緣份的步調不同,要等到在小熒幕上才能實現。
苗可秀吳耀漢身上同樣有着「嘉禾」的標記。但攜手合作,卻因與「嘉禾」的緣份的步調不同,要等到在小熒幕上才能實現。

前一段的老婆是金霏,後一段是盧宛茵,老公們皆由吳耀漢包辦。前者意圖振夫綱,後者反轉獅吼記,雖說擺明博君一粲,「笑點」也是無可奈何多於放開懷抱。

同一集前後三個gag都以琴瑟不調反映為人老公之不易,屬無意抑或有心?錯的都是老婆,以當年性別意識與政治正確尚未抬頭的風氣來看,「無添加」演出的吳耀漢,正好讓「老公們」往他身上投射自己的現實。

同期喜劇男演員中,許冠文還是要「演」才像「普通人」,吳卻勝在有鬚不用吹,有眼不必瞪,便已反映男人的可憫可悲。

是否好笑,已是其次。

陳卓賢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