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兩性戰場的先驅

專欄
2022.11.19
撰文:林奕華
18river01a
「打開天窗說亮話」,常念奴雙目一瞪,沒有膺品逃得過她的法眼。但有時聰明人也會害怕聰明誤,明明好人在前,也要 先過她拿他當賊扮一關,來吧!

 

有些電視劇像舞台劇,演員背熟台詞,按照攝錄機走位,過程拍了下來,一場戲便大功告成。拍的是動作戲,或親身上陣,或有替身代勞,但觀眾看的是招式,不算是「戲」。
楊群演出甘國亮編劇的《神女有心》(一九八二)前,大抵沒試過這麼多「動作場面」的言情戲碼。沒有少說了甘氏對白,但他與女主角「卿卿我我」的戲分,可統稱為「貓捉老鼠」,訴諸你攻我守,也見於你退我進。

 

18river01b
曲有「櫃中緣」一折,寫陽錯陰差偏錯有錯着。所遇非人,可能只是時間地點都太對了,便凸顯對得不如預期。兩個老江湖也有類似: 總以為自己對,但情感事也要放下矯枉過正,才有緣有份。

對手是李司棋。兩個都是外省人,李司棋畢竟更早以廣東話入戲,楊群遇上她,可不只是劇中形容的徐娘與脂粉客相逢恨晚,更是舌頭與手腳的混戰交加。
第十集大結局裏,楊的魔術大師跟李的千手觀音過招,便因向伊人示愛,迅雷不及掩耳被她的手銬扣上。但見二人團團轉了一圈(一鏡直落),兩隻被扣的手,已被楊變成他的一隻手扣住了她的一隻手。
得意的他,笑不到兩聲,她已解鎖縱身躍入一隻無底大寶箱,剩楊與落單手銬獨憔悴。
楊把箱打開,紙花如泉水往他臉上湧噴,他也往箱中一跳,卻掉進為他恭候多時的另一隻箱子。這箱子不再無底,她在箱外把蓋一合,上鎖。
但管他天腳底也要跟的人,鎖得住嗎?
她的名字「常念奴」被他唸成「長面奴」,她生氣了,不理從箱子逃出來的他。她從地洞先入後出,他已尾隨而至。她關自己在衣櫃裏,他拆開衣櫃。衣櫃如分身,他讓它們一隻隻倒下,剩下最後一隻,門打開,她向他怒噴一口火焰。
乾脆拿起鋸子,他一下一下把美人藏身的衣櫃鋸起來。

 

18river01c
戴了手銬還笑得見牙不見眼,莫非背景是結婚進行曲,有人代他唱出由衷喜悅?「成個老襯,從此被困?」大不良與常念奴一場「手銬戰爭」是大團圓前奏,因為彼此是才子佳人。

所有這些場面,在當年的電視劇字典裏,都是「新詞匯」。遊戲性帶動戲劇節奏,台詞只屬畫龍點睛,好比兒童們作樂時輪流出的主意,滿是發明式的自得其樂。
《神女有心》讓年過四十的楊群和三十加的李司棋以本能狀態上了「兩性戰場」,「動作場面」不只是表象所見的「玩泥沙」,更是性意味十足的,高潮過後還有高潮。
「八字鬍」與「不純正口音」,因此都為楊群飾演的「大不良」留下教人難以忘懷的性魅力。
一是「陌生化」,二是「危險性」。「陌生化」在於動作場面更多是刻劃人物心理多於交代劇情,這對當年的觀眾,既要適應另類的敘事,同步考驗對口音重的楊有幾(不)抗拒。
「危險性」同是建立在「抗拒」或「接受」的雙面刃上。男的不是正人君子,女的不是良家婦女,男的窮追不捨,女的欲迎還拒,現實中身處同樣處境者或不乏人,但要認同「男盜女娼,得成正果」,能不感謝當年藝高人膽大的編導演,才能為更講究「政治正確」的今天,留下後無來者的這一部?

 

 

聲夢傳奇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