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二汶.如是我汶

林二汶:自白的勇氣

專欄
2021.11.03
85
撰文:林二汶

ef806fb9-97de-4577-ace2-63561ab6566b

很久沒有推出歌曲,相隔那麼久,到昨天才推出了一首新歌。
每次也是這樣,每次推出新歌之前也這樣躊躇。這種說法很老套吧?誰宣傳的時候不說自己期待讓作品面世?誰不會說這些歌籌備經年?誰不會說這些音樂裏面全都是自己和團隊的心血?誰不害怕新歌沒人喜歡呢?做音樂藝術,最想做到的就是分享,分享的得不到共鳴,這種失落,就像用盡一切辦法說「我愛你」,但對方卻連一個眼色都不願意給你一樣。
有時候我覺得,做創作就像不斷對着公眾示愛,然後看看有沒有人回應。在大城市做創作,也就像邀請最忙碌的人去吃頓你自己親手做的飯那樣,不代表那個人不賞面,但他總是有更忙碌的事需要煩惱。有些人還是積極地做大家喜歡吃的東西,只要招牌夠大,食物夠香夠濃,客人不需要花很多時間就吃得不錯也吃得飽,這樣總會吸引到一些客人長期幫襯;有些人自成一格,只做某種款式的私房菜,你喜歡的話就過來訂座,有多少人訂位子就做多少頓飯,客人有空有心情就可能會訂座,也許某段時間大家會一窩蜂去試食,但久而久之大家又會回歸到恆常普通的小菜,不是不喜歡吃這些獨特的菜式,只是一天三餐,有兩餐都只夠時間果腹,還是不要這麼多花款好了;有些人打開舖頭,一直等待有沒有客人來臨,飯做了一半,眼睛卻在搜索外面有沒有滿座,也許客只坐了一半,他就一整個晚上皺着眉去做這頓飯,眼睛只望到沒有客人的空桌,心中卻忘記原來還有一半客人在等待。與其這些是不同種類的經營方式和心態,倒不如說這是一個做演出賣創作的人都有機會經歷的歷程。
假如這些經營方式和心態都是歷程,甚至階段,那麼你要做到什麼階段才算成功,才算不寂寞?這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問題,但我們就是不由自主地不斷向自己提問。問着問着,可能就走進死胡同了。懷疑自己,懷疑世界,懷疑人生,彷彿有對的答案,但轉頭時代卻告訴你,你找到的答案已經過時了,你再找,突然間世界又告訴你你的做法是對的,但下一秒又突然是錯的。這些歷程,你可以說是痛苦,但這些也不過是每個開創自己事業的人都有機會面對的問題,是痛苦,但不獨特。說到底,開創什麼也好,我們也不過是芸芸眾生中,其中一些冒險故事。

新歌歌名就是《自白的勇氣》,以上這些,也是我作為創作人的自白。歌曲說到「留待時間去成全,凡事都有定期。」當你面對自己,卻找不到某個階段的入口或出口時,你也只可以將一切交給時間。等時間,是做人最大的磨練。在等待的途上,你要怎樣繼續努力默默做事,這個就是磨練。鋼鐵,就是這樣煉成的。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