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二汶.如是我汶

林二汶:說再見

專欄
2021.01.25
253
撰文:林二汶

img-4267

我信有前世今生。

就是因為相信有前世今生,所以我相信我們已經經歷過很多次道別。只是,任我們再多經驗,在道別面前,我們還是如此青澀,我們還是不會習慣,還是學不會不痛。最近也經歷了切身的生離死別,那種不習慣,讓我感受到人的稚嫩,當然,也感恩我們還是如此稚嫩。跟朋友說起這種別離,朋友淡淡然的說,要是我們很懂得面對生離死別了,我們又會覺得這樣太冷酷了。這種清醒是什麼,我也說不上來,也只能夠說,在可以將我們弄得翻天覆地的情感情緒裏面,我們還有一面清醒,我們還是一個人。

經歷什麼,也是在學做人,這大概是不能否認的事實。這堂課當然不易,需要這麼多世的經歷與學習,每一生對生命的神奇驚鴻一瞥,每次學一點,學會了又忘記了。週而復始的喜悅與痛苦,感恩與責難,一旦生而為人,似乎就是無可避免的輪迴。究竟何時才能看透,不如不去問,只去投入經歷,好像比較實際。

也許生死是好好的提醒,提醒我們呼吸,心跳,原來是何等高級的活動。

近距離地看着生轉死,原來活着與死亡只是一下心跳和呼吸之隔,我們平時看來如此不起眼的身體活動,那一刻突然間變得這樣偉大。偉大到就如看到一下心跳可以撐起一個宇宙,偉大得一個呼吸也可以將靈魂呼走,連隨那些我們執着的討厭的深愛的憎恨的崇拜的鄙視的羨慕的難忘的錯過的遺憾的一切一切都呼走了。那麼微細的動作,居然載起心中千斤重的整個世界。在這麼奇妙又沉重的瞬間,什麼比較重要,我們怎可能分得清呢?難怪經歷過生死的人,沉澱過後總會說,一切不過過眼雲煙。那趟過眼雲煙,盛載了千絲萬縷。

面對死亡,我往往會想,活下去的人怎麼辦?每一個生命的離開,都將每個連結的靈魂的某部分抽走,每一個有關係的人消逝,也是某一部分的我們消逝。雖然活下去的人還是會如常活下去,但有些東西,真的不一樣了。生離似乎沒有那麼大,死別,將所有過程變成定案,直到死亡,我們才知道生命是認真的,你不可能再鬧着玩,生命,是如此的飄渺,同時也是如此認真。經歷每一個道別,我們也只能再長大一些,明白了生命的認真,做事做人,你也不會再這麼輕佻浮躁。

學習道別,是生命的目標嗎?可以道別,也是一種福氣吧?感激生命的連結,結束,也是另外一個開始,生生不息,在所不辭。在這個有始有終的世間,感謝可以遇見,感激可以再見,也感激可以學習說再見。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img-4267-2021012105224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