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二汶.如是我汶

林二汶:有心

專欄
2020.07.06
58
撰文:林二汶

Painted in Waterlogue

世上最讓人感到沮喪的,莫過於有心,但無力。

大概大家會聯想到的就是「愛莫能助」這種無奈吧?看見心愛的人痛苦但幫不了忙;看見事情將要毀了,但一切並不是單由你控制……諸如此類的無奈,的確讓人沮喪。不過,很多時候,這也只能怨命吧?老實說,能夠隨便說一句怨命便能熬過去的失落感,就猶如「有大佬撐你」,一切不成功的事,賴在上天頭上都簡單多了。畢竟,有人保護的失敗,你可以大聲地說最後錯的原因不在你,盡力了,問心無愧就好了,所以這並不是最沮喪的。我所說的沮喪,是有心,但能力不逮。

很多時候,明明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在眼前,把握了,很多人卻抓到鹿不懂脫角,整件事情捉錯用神,還用盡十成十的力往錯的方向熱情進發,最後失敗了,還為了熱情而抱頭痛哭,何其浪漫,只是,也讓人赧顏。常說要在年輕的時候多碰壁才會成才,是的,可惜這些壁卻碰不得。青春有限,碰壁也要碰得聰明。落手做事之前,做所有決定的這個自己,必須要知道做成這件事的目的和結果。為什麼這樣做?這個方向是否最好?該如何做?得到這些,又可能失掉哪些?一切該怎樣平衡?工作世界的殘酷是,有心和熱情不過是基本材料。「耐性」、「智慧」和「判斷力」這三個才能才是重點。

很多人都不懂利用青春和熱情,只讓熱情不斷燃燒。圍繞四周雖然充滿着讓你沮喪的事情,但同時間它也埋藏了很多彌補沮喪的寶藏。要得到寶藏,你先要知道心中那股熱情的溫度,它是否猛得讓你看不清前路?猶如夜行山中探險,燃起一把火探路,亮起一條路,還是燒掉一條路,我們總要懂得選擇。世界本來就是危險的,讓人真正幸福和成功的路也寥寥可數,但它卻很公平地將所有大大小小機會放在每一個人眼前,每個人也有足夠工具找到屬於自己的冒險路線圖,專屬那個人的寶藏,也只有這個寶藏的主人才能得到,但這個險如何冒,也只能靠你的能力,還有需要不斷磨練的判斷力。有心,是基本的,沒有心的話,這個遊戲也不需要太投入去玩了,這樣也是個選擇,起碼你清楚自己想怎樣。

多少個偉大的創作,成事的條件並不單在才華,更加在於實際和冷靜的判斷。Ed Sheeran是當代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音樂人,他的歌曲播放率長居串流平台之冠。平日他喜歡四處看,看見什麼景象有趣就寫下什麼。是的,這些就是靈感,然而有些人卻認為,有這些靈感就寫得出好作品了。這是浪漫的看法,實際上,他花在努力寫歌,和為靈感去蕪存菁的時間更多。他說:「創作是不斷不斷的努力寫,一開頭是一趟渾水,後來砂石去掉了,好的作品就會如清泉般湧現。」從一趟渾水到去掉砂石,中間應該遇上很多不滿意和自己批評,不滿足感是磨練判斷力的關鍵。收集靈感是浪漫而且讓自我感覺非常良好的過程,但那不過是最初期的工序,這個工序不會讓你寫出偉大作品,它只負責為作品提供某些養份。沉迷在採集靈感這個過程的鬥士,花了青春和熱情在這裏得到無限快感,在同一圈不斷轉。好機會來臨的時候,盡情地將靈感拋出來,極其享受那種滿足感,然而他們卻沒有花時間磨練判斷力,用非常錯誤的方法表現純潔無邪的靈感與想法,結果出來的作品一塌糊塗,這不是最讓人沮喪的「有心無力」是什麼?

世上最讓人感到沮喪的,莫過於有心,但無力。這也是工作上讓人萬分無奈的嘆息,為此,我也常常自我檢討。嗯,共勉之。

黃心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img-0007-2020070205184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