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二汶.如是我汶

林二汶:最後

專欄
2020.04.26
652
撰文:林二汶

lym2685

也許是因為最近很晚睡,第二天起來也沒有什麼精神,讓我想起數年前,無論熬多少晚也精神爽利的,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真的不如前。沒有慨嘆年華老去的意思,這個我萬萬不敢,只是因為身體的警示揭示了時間的威力。看着倒數的時間,多愁善感的我,不知道怎的,居然想到「結束」兩個字,而漸漸地,我再想起「最後」這二字。

要用到「最後」這兩個字,說實在的,我們在生的人還沒有資格。當我們願意謙虛地看待生命,我們的確不應該隨便說「最後」。硬要為沒有完結的生命以及一切事情下定論,算是固步自封,明明路還沒有走完,我們就已經想停步。假如生命是無止境的進步,我們有太多時候也忘記向前行。我們尋求安定,走到某個階段就覺得要死守那個穩定,有什麼變化的時候就崩潰,這個時候,我們最輕易說「最後」,因為我們希望最後那個結果是我們可以預計的。例如我們會說:「我諗住買咗層樓就過世㗎喇!嚮呢度百年歸老㗎喇!」你設定的這個是最後結果,但天不從人願,就算我們不去承認,甚至嘗試不斷否定「變換才是永恆」這個定律,我們還是會繼續制定計劃,緊守計劃,期望計劃會成功地如期進行。到一天經歷巨變的時候,我們才明白,我們太早講最後。另一個例子是「依家搞咁多嘢做乜吖?最後咪又係咁咁咁……」我們聰明地認為事情發展一定會如自己推測一樣,同樣,天不從人願,我們也只好硬着頭皮迎接那不像預期的結果。人還是堅強的,我們繼續相信自己,以不變應萬變,驚濤駭浪當中,我們還是自信地相信我們看得到「最後」。

於是我們繼續覺得上一次失敗是最後一次失敗;這次精采的表現是最後一次了;這是我最後一次失戀;這是你最後一次相信別人;這是他最後一次騙你;那將會是他最後一次出現……「最後」這兩個字,聽來絕望,但卻或多或少給我們希望,因為希望/相信之後會不一樣,於是我們膽敢說「最後」這兩個字。

在茫茫宇宙,「最後」這兩個字,不會早到,只有準時。只是我們不懂上天的時間,它的來臨,總不會在預期之內而已。最後,我們還是會知道答案,只要不要早退,走到最後。

馬國明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lym2685-20200423071658-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