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空堂‧棋局‧平衡點

專欄
2021.07.31
199
撰文:林一峰

lll

高中兩年是最難熬的。

從因為朋友而選錯理科的愚蠢決定開始,我一直遊魂般存在着;爛船都尚有三根釘,我的會考成績(當年的HKCEE)又竟然讓我夠資格最後一個入選A-level 收三十個學生的最後一位──第三十個,換句說話,我正式從中游位置跌到谷底。

低處未算低,我的中文課老師由世上最棒的陳淑蕙老師(我的恩師)變成一個操守很可疑的恐同中佬,而那位喜歡玩教員室政治(唉,聽落都可悲呢)的數學老師一直跟隨。

天還是無絕人之路,我的中英文仍然強悍,而且A-level的理科班有分數學組跟生物組,我在沒有選擇之下還是可以選擇死得沒那麼難看,所以我當然選擇了生物組啦;還有,選了生物組之後還有選修科目的自由,我跟另一位女同學(我們從來都不是朋友)沒有選某一科,就得到了一周幾小時的空堂。

空堂,是我的救贖。雖然上化學與數學課時(啊是的,選了生物組還是要選修一門比較「容易」的數學科),我已經爭取機會創作音樂、學寫簡譜,但時間還是不夠用,空堂時我就善用時間繼續磨練;多喜歡一件事還是需要休息時間,剛巧那位跟我一起得到空堂的女同學喜歡下棋,我們就常常一起切磋國際象棋、中國象棋、波子棋、甚至鬥獸棋;那兩年除了醞釀創作外,下棋就是我最大的娛樂與訓練。

我跟那位女同學沒有很多交流,印象中她的背總是挺得筆直,一隻手常常插在校裙的口袋裏,另一隻手會握着手帕,她的男朋友很照顧我。在我心裏,她就是那一種在社會環境裏面很有自己規矩與位置的聰明人,不多言,不輕易說自己的事。

我一直很公開自己喜歡男生這事實,有一次,我們談及性取向,她很認真地說,不喜歡「同性戀」,我問她為什麼,她只說就是不喜歡,沒有解釋,於是我們就繼續下棋。事後回想,那是一個多美好的關係啊,我們屬於完全不同種類的人,但能夠相處得不錯,我做我你做你,也不需找什麼理由,這種關係因為棋局找到共存的空間與平衡,實在難能可貴。

從此,我就更喜歡下棋,一直到現在。

姜濤 聲夢傳奇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7/lll-20210729051735-150x150.jpg?v=1627535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