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同異

專欄
2021.04.10
67
撰文:林一峰

img_1844

在南美的這段日子,走在街上我常常被遠近的行人調侃:Chino / Chinito!大大聲,有時純粹友善發口痕,有時帶點挑釁;有幾次純粹為興趣,我回頭大聲笑着回禮:Lo siento, soy Japoñes!或者Koreano!又或者Vietnamita!通常大家笑笑就算,但有時看到調侃者目瞪口呆的樣子也是很過癮的。

講吓笑啫。

二十多年前,當我開始亡命式旅行時,我會很鄭重地告訴新朋友:我是來自香港的中國人,香港是……(下省一千字);有幾位朋友們聽完後,會禮貌地點頭說:Oh! I like sushi.(!)當時我的納悶可想而知有多嚴重,但現在遇到這個情況時(相信我,這件事仍然會發生),我會笑笑說:Well… Me too. Cheers!

對大部分以後不會再見的陌生人來說,我的身份其實完全不要緊,最着緊的只有我自己而已,勞氣又傷心又傷神,徒勞無功,反而輕鬆一點,對整個世界都有好處。偶爾還是會碰到一些對亞洲略知一二的朋友,我就會很興奮地告訴他們兩岸三地的事,還有粵語的九聲、國語的四聲、不同城市與地區的用字、習慣、主食副食……雖然我們說的語言被統稱為中文,但是我們有很明顯的分別啊blah blah blah;有一次我說得眉飛色舞時,那一位來自印度的朋友帶笑地問我:那麼你知道巴基斯坦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分別嗎?

O – oh。

我相信很多人都不能三言兩語講清楚;如果你不是來自某一個世界的話,除非你是歷史學家或者外交事務專家,否則很難明確地分辨清楚來自該地的大小事。

我明白,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能夠分辨出香港中國人(香港有不少少數族裔人口)、台灣華人(台灣有很多非華人原住民)、新加坡華人(新加坡有多個種族)、上海人、北京人、東北人、內蒙古人、湖南湖北人……旅行讓我認清了一個事實:只要黃皮膚的人身在非中文地區,不管我們原本生在香港、澳門、中國內地、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歐洲、美加、澳洲……在別人眼中一律是「中國人」,很少人懂得(或者願意知道)我們之間的同異、矛盾跟共鳴。

遲與早,我們都會問自己一個簡單卻絕不簡單的問題:我是誰?要保留多少自我認知與文化才不致被世界改造吞噬,要有多少氣度與同理心,才不會落入因為自我膨脹而變成種族歧視的陷阱呢?

我知道得愈多,就知道自己知道得愈少,所以就愈沉默、愈輕鬆、愈清醒、愈清晰,最後,我的創作就愈能從不同角度出發。

沒有人會覺得自己是壞人,而所有人都會覺得自己的文化是最獨特的;事實是,無論我們生在活在什麼地方,面對的問題都大同小異:生老病死、學習、打拼、選擇、掙扎、親情友情愛情……

我始終相信,每一個人、每一個文化也是獨特的,但同時每一個人、每一個文化也不比誰優勝。

阿彌陀佛。

鄭秀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4/img-1844-20210409035707-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