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花旦‧烈女‧陳麗娟(五)

專欄
2021.03.26
220
撰文:林一峰

dsc05314

「記憶中他很帥,很高大,也很富有……」媽媽對自己親生父親有這樣的描述,這個筍盤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外婆的第一任丈夫。

媽媽說,外婆跟她的哥哥(我從來未見過面的舅公)一直相依為命,外婆所有事情都聽從哥哥,唯獨是那一次:外婆愛上的第一個人,原來在鄉下已經有了妻兒,但在大時代裏被分隔兩地,而且他們已經沒有感情,離鄉別井不會再見——跟第二任丈夫的個案細節不同,大綱雷同;舅公極力反對,外婆一意孤行,為愛情勇往直前,還誕下了兩個寶寶,即是我的媽媽跟阿姨。最後,舅公的反對是正確的:那位帥哥在鄉下的妻兒最後竟然也逃到香港了,帥哥情義兩難之下,外婆決定一刀切,獨自帶走兩個孩子,後來遇上極力追求她的外公,然後結婚……

根據媽媽說,那位帥哥親父一直想再聯絡上外婆;外婆走後,他後悔莫及,一直想把她追回來,但天蠍座的堅決不是說笑的,外婆絕對是典型,所以儘管愛得深切,恨亦更深切,她從來沒有再給機會那段感情,連帶我的媽媽跟阿姨也沒有機會跟親生父親相聚,直到媽媽十幾歲,因為要處理某些出生證明而需要再聯絡上。媽媽說,只見過帥哥親父一面,他一生內疚不堪,這樣就夠了。

我乍聽之下,真的有點懷疑事件的真確性;這個轉折的愛情故事與背後強烈的的宿命感,竟然曾經發生在我最親的人身上,有點太匪夷所思了。

關於外婆第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來龍去脈以及細微末節已經無從追究;我問媽媽,這些事可以寫出來嗎?她零點一秒回覆:所有老人家都不在了,隨便去吧;我想,過去的故事還是重要的,或者我們可以明白自己為何會在生命某些時刻作出某些選擇,為被影響至深的潛意識找到註腳。

上一兩代的世界,儘管只是相隔三四十年的事,對我們來說卻永遠像是隔着一條鴻溝,怎麼也跨不過去。我們也許盡量不容許自己從對岸看看,因為一旦從別的角度看到自己的位置,那些我們一直賴以維生的鍛鍊、經驗以及價值觀就會變得不再重要。只是,當你跨過去之後,其實沒什麼,你或會有可能得到新的體會。現在,我更明白了:

一)選擇永遠在自己手上,要愛就不留餘地,要走就不可回頭;

二)我們不需介意來時路,只需要對將來有承擔,負責任;

三)只喜歡帥哥,原來是遺傳的。

最後,對於我來說,她的身份只是我的外婆,但對於一個苦難當頭的時代與艱難的世界來說,她絕對是一個剛烈精采的生還者,不惜一切愛她所愛,一恨就永不回頭,為事業身心透支毫無怨言,為金蘭姊妹赴湯蹈火理所當然,為情人家人千金散盡在所不計,由出生到閉眼一刻,她都是為愛而生、為情而活的陳麗娟。

關智斌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3/dsc05314-20210325072520-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