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場景 · 人物 · 說故事(一)

專欄
2021.01.02
53
撰文:林一峰

img_5124
「在很久很久以前……」

故事總是這樣開始的,但寫故事從來都不是。

無論歌詞或小說,你大可以先落筆,由思想帶領你到不同的領域,直到完成整部巨著;這樣天才式的創作有機會空前絕後驚天地泣鬼神,但對我而言這個接近扶乩或神打的冒險並不實用,因為很多時候直線思維一旦受阻,就會寸步難行。

我創作的故事歌曲系列,如《雪糕車》,《紅河村》,《象鼻尾貓》,《維多利亞》,《世界中心繼續轉》等,都有以下這個流程:設定主題,相關文字蒐集整理,分段設立場景,故事進程,最後留一條後路,提供一個出口。

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清楚你想說的是什麼,鎖定一個一兩句就能清楚說明的主題;主題的設定很簡單,可以先從個人故事出發;我敢說,每個人在生活裏都能提煉到一兩個獨有的觀點,從這個方向開始挖深一點再一點,就能寫出好看的、自傳式的故事。

關於用字,我的習慣是先將所有需要出現的字眼寫出來,然後把那些字預先填在旋律中某幾個特定的音裏面;這個方法在創作粵語歌時尤其實用,因為粵語本身的九聲已經是一個旋律,將兩個旋律漂亮地放在一起,是很大的工程;圍繞着那些字眼,然後就可以在前後發展上文下理。

第二步,就是押韻字的大曬冷,把我所知道的所有押韻字寫在一張紙上;不要看輕這個步驟,之後會出奇地有用,而且不要限制那些字眼,最好更是天馬行空沒有關聯的押韻字,你分分鐘會在裏面找到不同角度與深度的形容詞,令整篇歌詞變得生動。

分場;對,就好像電影分場的方法,又或者是分格漫畫一樣;先在事前描繪清楚不同的、帶進程的畫面,然後套用在旋律的不同段落。

清楚做到每一段要說什麼,結論是什麼之後,最好留一條生路給受眾,一點點不同的思考角度,絕對有助提升作品的深度與高度。有時提升層次反而不管用,而是把世界縮小,跟現實更接軌。很簡單的一個例子,也是幾十年來中文歌詞常常會用到的方法:用愛情包裝,更容易觸發大家的共鳴。

以上的簡化方程式很好用,寫出故事骨幹一定沒問題,但故事好不好聽就是另一回事。每個人說的故事都不一樣,分別在於用字的選擇,語氣,時間人物地點背景的厚度,深度,角度,以及畫面轉換的速度,這些因素往往會影響一個故事最終的生命力。

峰迴路轉的史詩式故事固然不容易說得好,但能夠讓普普通通的一個故事變得好聽好看,才是真正的高手。

每個故事都是獨特的,沒有人能給你的藝術創作評分,音樂也好,文字也好,到最後成敗都取決於用家,而一個古今中外任何成功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共鳴。

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1/img-5124-20210101040618-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