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驕傲‧短路‧自信心

專欄
2020.10.16
68
撰文:林一峰

 

img_1896

「驕傲」這兩個字,在我的成長路上是懸崖峭壁旁邊的危險標誌,更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惡。

可能小時候的我,在某些得意時候可能真的有點意氣風發,有幾個瞬間帶點「驕傲」,但不知媽媽哪裏來的恐懼,她總是特別放大這個教導:不可以驕傲;有好幾次,她一面用藤條狂打我的大腿小腿,一面聲淚俱下的喊着:我說過幾次不可以驕傲啊?那個程度的竭斯底里反應,只會在三流電視連續大悲劇裏,當母親發現你殺死自己親生老竇,或是你賭錢輸掉三代身家時才會有的。

我明白,「驕傲」在中國人世界是貶詞,上幾代的人大概給這個貶詞嚇壞了,並沒有發覺其實背後還有更多前因後果上文下理,例如培育自信心,找到努力下去的動力,再接再勵的鼓勵等等;老老實實,每個孩子都在千萬漏洞的普及教育裏面尋找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所長,有些滿足感,快樂上了頭也很平常,但媽媽的悲劇式反應,重點落了在自信心的潛藏破壞性上,讓我為自己的快樂感到羞愧,於是思想發育產生短路,往後的日子我自然地將滿足感跟羞愧劃上等號,不到太晚也不察覺。

現在回想,當我表現「驕傲」時,我只希望有人愛而已,只是輕輕一句「你做得很好喔啊」也好啊;沒有,從來都沒有,因為做得好是應該的,不值得驕傲,連有滿足感都不應該;滿足感可以讓人驕傲,同時也可以建立人的自信心,然而我的成長省卻了「自信心建立」這概念,卻把對「驕傲」的恐懼練成一種慢性毒藥,不排除讓我多少有些心理變態,總是認為自己不夠好,不值得擁有好成績而快樂,甚至不值得被愛,對自己苛刻的同時,也沒有體諒別人。

事過境遷,跌跌撞撞修補好成長短路後,我可能真的成為了一個謙遜的人,也有不懼殺傷力的自信心,但我萬萬也想不到,讓我把真心徹底交出來,釀成人生中傷得最重的一段情,狠狠死在別人手上,就是他輕鬆地對我說過一句話:「我為你驕傲。」

鄭秀文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10/img-1896-20201016052836-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