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鬼故‧情信‧賀爾蒙

專欄
2020.08.08
45
撰文:林一峰

img_5124

七樓走廊盡頭的樓梯盡量不要去;下午五點太陽開始減弱,操場旁邊通往禮堂的樓梯生人勿近;禮堂舞台右三角鋼琴與燈光控制室長期沒有陽光照到,舞台後已經變作校工擺放雜物的那個化妝間偶爾會有怪聲出現;如果你看到禮堂後方逃生樓梯防煙門後有人影閃動,千萬要挪開視線,然後盡快到有陽光的地方對着天空說三次「阿門」……

啊,鬼故啊鬼故。每間學校的某個廁所某一隔都有女鬼在哭泣,某一班總有一兩個同學篤信碟仙筆仙甚至指仙,到某個時間都會聽到操兵的腳步聲,某一層都有某一個牆角滲着來歷不明的疑似血跡,當然還有每一個操場蓋好之前,當然是亂葬崗。

這些鬼故總會找到某一些方法流傳,與青春的氣息一起在校園裏竄流着。苦悶的學校生活,對校服之下不安的賀爾蒙沒有幫助,青春總要發生,肉體尚未能自由自在,所有希望就上了腦袋,仍然無從得到標準答案,就在幻想裏放肆一下吧。

這些鬼故從哪裏來,永遠不要緊;我的中六生活苦悶透頂,但多得這些鬼故的線索,我知道什麼地方什麼時候不會有人,那就代表,我可以約會誰在哪裏見面。

於是,中六那年,某一上課天的某一節小息,我獨自跑了上百級樓梯到七樓後樓梯,那個生人勿近的走廊盡頭,等待一個低我兩級的人來赴約。

「我看了你的信,謝謝。」他說。

「我知道,不然你怎麼會在這裏呢?」我在想着,他真的來了,平常遲到鐘聲響完之前才踏進學校大門的我,今天早上第一個上學,趁沒有人發覺我闖入了中四生的班房,急速查看座位表找到他的名字,然後把情信放進他的櫃桶裏面,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而現在,他真的照信裏的指示準時來了。哪來的膽子冒這樣的險呢?萬一他把信交給訓導處,更糟的甚至跟其他同學分享,我會死得有多難看呢?單是想像,也比任何一個我聽過的鬼故恐怖……

但是,他真的來了。

在同一款式校服下,沒有人知道應該怎樣探索,怎樣行動,但這些鬼故、躁動賀爾蒙、以及一封我寫了很久的情信總算帶領我來到這裏,任由整個校舍的抑壓在我的腳下掙扎着,我的精神與愛情生活,就在那個上午正式開始。

關智斌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8/img-5124-20200806065639-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