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憤怒•苦澀•玻璃骨

專欄
2020.06.29
36
撰文:林一峰

 

img_9960

女孩A:七歲,小一,從第一天上課開始,她上學遲到是常事;小學在彩虹邨,班中四十位同學有三十八位的家都在學校附近,但女孩A家住港島區;她體質孱弱,表情很苦,她的眉毛永遠呈現無辜的八字形,瘦弱的她,每天揹負過重書包上學,與她的外在形象呈極度反差;她的弱小把同學都嚇怕了,怕就算輕輕碰到她,她也會粉身碎骨,是傳說中的玻璃骨啊;因為老師跟大家說明了同學A身體比較脆弱,大家要小心一點別碰撞到她,導致沒有人敢埋身,A就常常一個人。

女孩B:十四歲,中三,成績中上,圓滾滾的雙眼充滿憤怒,齊蔭束馬尾,嘴巴長期繃緊,所有吐出來的字都帶着刺,在她口中沒有一件事是好的,對世界充滿着意見和不信任,認定所有人都是有企圖的,但身邊仍然有幾位整個學期都沒有說超過十句話的隱形女同學;可能對世界太多敏感與質疑,她的兩頰從來都是因為敏感而紅當當的。

女孩C:十六歲,中五,成績偏差,樣子和身形跟樂隊Mr.的主音歌手布志綸如出一轍,唯獨她有着少女的內心,笑起來還有兩個小小酒渦,與女孩B相比,C的倔強更顯得沉着,她沒有與世界為敵,更十分渴望跟其他同學接軌,只是她常常處於一種「世界不會喜歡我」的氣場裏面,確實讓其他人覺得很難親近。

這些女孩都有三個共通點:第一,她們都笑得很痛苦,那種苦澀自然流露得像是與生俱來一般。有些人在痛苦裏面找到存在感,又或者方便地得到別人的憐愛,最後太習慣而陷入一種永不超生的精神狀態;有些人則很想在裏面走出來,只是連自己都不相信世界其實並不是如想像中殘酷,最後就繼續陷落在自己的低谷裏面。

第二,在正式告別的時刻,她們都淚流滿臉,平時的自我保護頃刻蕩然無存,放心讓不捨的情緒顯露到最高點,至今我還記得她們難得從內心傾瀉出來的情緒;女孩A習慣得到全世界的遷就,女孩B舒服地在不熟落的同學們中放心耍酷,女孩C靜靜地在一旁等待沾到別人的快樂,大家找到自己的位置,最後無分大小圈子,與整班同學融為一體,她們的反應都讓我有點訝異,那時候,我立即問自己:原來她們都在乎,那麼我以前有沒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讓她們有任何不好受呢?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於我她們都不重要,但若不是曾經遇上她們,我以後的人生都不會對某一類朋友特別留意,特別關心。因為她們,我認定了每個人到底都在乎,渴望被重視、被愛。

既然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對我自己都影響深遠,在敏感的女孩身邊發生過的事,對她們又會怎樣的影響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