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朗誦‧工廠‧做自己

專欄
2020.06.14
116
撰文:林一峰

lll1

聲波未接觸到觀眾的耳朵,擢着整個上身去起跑發音的這個動作就先引人注目,聲調的抑揚頓挫永遠不及傳達句子時的故意左搖右擺,還會用雙手不停做動作……以上是學界朗誦比賽參賽者的普遍形象,但容許我簡稱這叫「作狀」。

唔係人講㗎喎呢啲嘢。

關於學界朗誦,我參加了好幾年,亦只限英語跟國語。以上提及的動作,在我身上一次都沒有出現,這要感謝我的英語老師:古笑霞老師。

古老師從來不容許我做那些指定動作,雙手放在後面,把字讀好,字與字之間有適當停頓跟連繫,連扮假英式口音的指示也沒有;小學四年級那篇英詩的題目是《When I Grow Up》,在我熟悉所有生字及其發音之後,古老師特意在某一句叫我做一個吹喇叭的動作:簡單,有力度,大方得體,乾淨俐落。她說,動作不可以做多,中的一次就足夠。

比賽的時候,我看到身邊的參賽者全部都是名校生,一整隊一整隊的來,他們每一個人都做出一式一樣的指定動作,就像在工廠倒模出來的一樣,差別只是誇張或讓人尷尬的程度而已;由小四到中一,每年我都有參賽,每年都遇上名校漁翁撒網式的派兵上場;孤單的我,全校只派我一個參加,但正如古老師所說中的一次就足夠,派對的人上場,中的,一個就足夠。

連續四年的學界總冠軍讓我得到一次英文報紙的訪問,我還記得那篇訪問報道的標題:schools cheapen contest,訪問內容大概是「名校讓比賽媚俗」;那篇訪問可能得罪了很多名校老師,更有點大口氣,同時也預先給我揭示了成人社會的縮影。成為一式一樣的人辦,為了給大眾的安全感,浪費了自己的時間,也虛耗了社會的資源,這種犧牲精神,從來都不是我的強項。

至今我仍然相信,只有做真正的自己才有機會贏得輕鬆;其實,爭一夕之長短從來都不重要,舒服地做到自己才是最大的獎項。

 

許志安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lll1-2020061106173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