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分組‧獨立‧孤獨精

專欄
2020.03.21
186
撰文:林一峰

img_0510

我最喜歡的功課,就是「做project」,而最討厭的,就是做project的分組。

初中幾年,某幾個科目需要我們「做project」,譬如自然科學課的老師,會就着課程綱要,請同學們做一本圖文並茂的小冊子,說說某一個特定題目,好像「東南亞夜行動物面對的挑戰」、「會看報紙的素食恐龍」(我亂作嘅)等;讓我最興奮的,就是可以用自己角度說說課本裏面的資訊,而且可以用想像力與不同物料把小冊子做得很精緻。

我最滿意的一個project,是「鄭和下西洋」:先把發泡膠鎅成鑽石型的盒子,在中間挖一個可以放卡紙製小冊子的洞,再用錫紙包裹,盒子上再貼上自畫的水彩古帆船。很帥啊。單是包裝也值得拿一個A吧。

那個史詩式的中學project,是我完全獨力完成的,很帥啊。我在心中已經一早知道要怎樣呈現,為方便起見,我跟同一組的三位同學事先聲明,讓我一個人做,我照寫上你們的名字吧,同學們沒有意見,經過一個通宵的畫畫剪剪貼貼,最後真的拿了一個A+。

用以上「合作」方法完成的project有很多個,但拿到A+的只有一次,而且愈往後的project其他同學就愈不願意跟我一組。直到有一次,老師宣布要同學即場分組時,我乾脆舉手問:我可以自己一個人一組嗎?老師說不,隨即安排把我加在其中一組,一問之下,全班靜默,最後不能再等,有幾位好不情願地把我加在組別裏。

那個project是什麼我都忘了,好心人是誰我也忘了,我記得的,只是不甘心,覺得這些多此一舉的分組活動費時失事,而且效果難以預測;一個人做,可以全權決定、預備、控制進度、擔保質素,不是更好嗎?

我的不甘心一直延續,直到畢業後工作,名正言順做獨立創作,獨立廠牌,開始時一切水到渠成,跟着我愈揹愈多責任,得到無比滿足感,但同時愈來愈吃力,幾年間從事半功倍變成事倍功半;多努力都得不到認同,就算有多愛自己做的事,有時還是會讓人洩氣的。有一次跟家人吃飯,我略略提起吃力的感覺,不常發表意見的爸爸忽然說:你自己都唔侵人玩,人哋梗係唔侵你玩啦。

喔喔~~~

你絕對有權自己一個人承辦、承擔、承受一整個案子,出來的效果甚至可能比羣組合作更理想,只是,原來真實世界裏,多人參與而達到某一個目標,永遠比獨立支撐的成果來得珍貴:雖然有可能需要更多溝通時間,效果有機會未如理想,費時失事,但更多人達成協議,更多人參與,就會更多人有成功感,愛護更多共同建設,享受更長的受惠期,影響覆蓋更大的範圍,做project如是,學校生活如是,娛樂事業如是,政治如是,經濟體系如是,家庭如是。

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img-0510-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