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壁報‧墳場‧壞學生

專欄
2020.03.19
54
撰文:林一峰

img_0792

中四中五是我地獄生涯的開始。

靠小聰明過關的日子已經結束,我被派到理科班之後,面對生物化學物理數學那些超級死板的公式,已經苦無對策,成績急速下滑;讓我撐過去的,是中英文課,而令我有點生趣的,就只有做壁報。每間課室裏最尾的牆壁都有一大片壁報,學生們每隔一兩個月就要輪流負責,在壁報上一起做些小手工,美術設計,對於大部分甘心被填鴨式教育操控的同學,那是一件無聊頂透的事,大家需要發力溫書預備考試,做壁報這些對學科成績沒有幫助的活動顯得更討厭,而我,就乘機申請每一次壁報都由我全權負責,繼續我的孤獨精習慣。

放學後,學校規定學生不得留在課室,除了有事在身,我就用這個機會獨佔課室,發現原來我並不討厭課室或上學,我抗拒的只是每個人都被逼做同一事情的死板而已。做了什麼題目呢?我完全忘了,反正發洩與暫時逃離學業才是我的重點。

下午三點四十分下課,五點全校同學都開始離開,我繼續留守;天色慢慢暗下來,我獨自在壁報前畫呀畫呀,聽到操場打球的聲音慢慢消失,這時我的腦袋裏會慢慢出現聽過的校園鬼故事,幾樓的洗手間有步操聲,幾樓的樓梯轉角有女人哭泣聲,學校後面山頭正是鑽石山火葬場和墳場,六時前我必須在校工關大閘之前離開,多麼緊張刺激。

在回家的巴士上,常常會有一些成人用惋惜的眼神看看我,為什麼這麼晚仍然穿著校服在街上走,一定是壞學生啦,我竟然有點沾沾自喜;我情願做一個壞學生,也不願意成為制度裏其中一隻乖填鴨。

許志安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img-0792-e1584601389874-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