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啟德‧荔園‧大笨象

專欄
2020.01.25
74

 

img_5323

啟德?什麼?

對很多人來說,連啟德機場也印象模糊,更別提啟德遊樂場了。

記憶中我只去過兩三次啟德遊樂場,那個座落在新蒲崗工廠區旁邊的收費樂園,有碰碰車嗎?忘了;有小型摩天輪嗎?應該有的;人不多,幾檔小食,其中一檔是棉花糖:舊式的、像卡通雲朵一樣的、介乎氣體與實體的、比幸福的臉孔更容易融化的、存在時間比快樂更短暫的、比生活更多顏色的、黏黏甜甜接近苦澀的……

我記得那棉花糖,大概不是因為它特別好吃,而是我沒有吃過其他小食;棉花糖最便宜,看起來最大,我只可以選擇棉花糖,我就只記得這麼多;我記得某些機動遊戲,都只是它們在那裏存在過,我印象中有看過而已;由於每一次玩都要付費,我應該沒有懇求過大人給我玩。還有那些掟飛鏢遊戲,中了獎就可以擁有掛滿攤位內的其中一款毛公仔,大人只告訴我:這是騙人花錢的啦,搵笨啦!投一百次才有機會中一次,不如直接去別的地方買啦……

荔園呢?我倒去過多幾次,但機動遊戲也不是我記得的重點,而是來回那一程6A巴士的狼狽,以及那頭寂寞的印度象。

自小喜歡坐巴士的我,每一次坐多過三十分鐘的巴士都難逃暈車嘔吐的厄運,但是我屢敗屢戰,只是每次抵達目的地已經暈得沒能力記住任何東西,玩那些主旨讓人暈眩的機動遊戲,是完全超過我精神及肉體可以負荷能力的事情;到我練就一身好武功,在交通工具上看書做功課都不會暈浪時,荔園已經關門大吉。

我記得的荔園,只剩那頭寂寞的印度象。那是我一生人第一次看到大象,但每一次到荔園,牠的耳朵就會比上一次見牠時小一點~~應該是,牠的兩隻大耳朵一直隨年月萎縮腐爛,直至老死。

我對兩個主題公園的主觀記憶,多數是不怎麼讓人快樂的,但在那些片段旁邊彌留的,還是主題樂園希望給人記住的一點點美好,一點點希冀,隨着時間過去,竟然把負面的感覺過濾走了。

生命已經夠短,開心的事情也來不及記住,為何還要咬着痛苦的不放開呢?又或者,痛苦的回憶才能成就日後的耐力,而且只有自己獨有,十分珍貴;騙局、嘔吐與死亡,或是棉花糖、機動遊戲與大笨象,什麼更真實,什麼更值得被記下來,你又會怎樣選擇?

馬國明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img-5323-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