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成熟‧鹹蝦‧麻甩仔

專欄
2020.01.24
82
撰文:林一峰
攝影:Sum @ Mary Ann
攝影:Sum @ Mary Ann

D,濃眉大眼憂鬱運動男,喜歡打機,喜歡我看着他打機,聽我亂寫的創作歌詞和自以為很曠世的短篇小說,跟我一起走幾小時的路;沒有拖過手,但雙臂意外地碰到對方時都捨不得撥開,小心翼翼地將那些瞬間盡量延長幾秒、幾分鐘,挪開後裝作什麼也沒發生,但隱約看到對方滿足的微微笑着,享受全世界只有我們知道的心照不宣。

幸福本身已經很脆弱,何況是這種曖昧關係;鹹蝦的介入,讓這段曖昧脆弱的關係徹底崩潰。

鹹蝦是一個很老餅的花名,起初同學們替這位男同學改這個名字,是因為他的長相跟行為舉止都很像一個五六十歲在菜市場打滾多年的阿叔,但我一直覺得,是因為他的體味令他值得擁有這個名字。就這樣,在推舉「傳統男人形象」的世界裏,「成熟」的鹹蝦把所有不夠「成熟」的男孩子殺死,把他們一一扭曲成能夠輕易被社會接受的形象化男人。

發育期,D與其他男同學很快就把這位大聲、「傳統」、未老先衰、身上一點男孩應該有的純真跟好奇心都沒有的惡霸,捧為社交小圈子的崇高頭目,而我,很自然地成為鹹蝦拿來取笑與揶揄的對象,在青春期最大敵人──羣眾壓力之下,D開始對我疏遠。

鹹蝦,你條粉……你大大聲做一個麻甩佬放棄自己是你自己的事,但你為什麼要把其他人也一起拖垮呢?

小社會的縮影,在每個校園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小圈子極速成形,鹹蝦的惡霸形象出現之後,其他角色就迅速歸位:做跟班的,專門嬉皮笑臉說什麼都被嘲笑的,負責當下把的,偶爾一句讓大家信服的……只是,這個凌駕「大佬」的惡霸鹹蝦位置,應該怎樣去理解呢?長老?表面上百毒不侵的人精?還是他徹底接受,更將自己的麻甩形象極致化,讓所有人在他身邊都能夠輕易有一點點優越感呢?

我不明白,為何會有少男以似阿叔為榮,而且受同學吹捧,認為那就是一個男人應該擁有的質地指標;不,其實我明白,但是不願意接受,而且這個阿叔是一個語言上的惡霸,他的行為告訴我,只要你笑着有信心的做一個惡霸,就可以放心拿跟你不一樣的人來取笑,還要有人附和。

到今天,我還是要謝謝鹹蝦,畢竟他讓我一早清楚:
一)別急着長大;
二)我可以成熟,但絕對不會成為鹹蝦。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sum-6464-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