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臭蟲‧大眼‧鼻敏感

專欄
2019.11.29
137
撰文:林一峰

img_2605

中學生開始對自己的身體敏感,對別人的身體更敏感。

曾經被女生改名「臭蟲」的同學C,從中一開始就黏着這個臭名,加上接近一吋厚的遠視眼鏡長期把雙眼放得比臉部更大,十分卡通;男生普遍對自己的身體打理沒有女生那麼仔細,發育之前甚至可能有點左一塊右一塊、甩皮甩骨不似人形,但當幾個臭皮匠聚在一起,就可以免除很多社交層面上的麻煩,起碼男女惡霸都會傾向選擇一些單丁單位欺凌,而在只靠身體大小與個人與生俱來的生存智慧爭取立足之地的青少年世界,人數永遠是最好的保護罩。

還未可以享受成人的權利,以及成人世界的權力網絡,卻需在身邊人價值觀話變就變的思想發育世界裏,極速學習自處與形象確立,是一場一步一驚心的探險;要知道,形象一旦被確立,就如一錘定音,中學生活的幸福或災難會跟足你幾年,就算往後你有何成就,都難以洗底。

究竟要怎樣改變自己,才可以徹底洗底呢?答案可能很簡單:氣味。

不知哪來的生活營養,同學C的臭味從中四開學開始不但消失了,身體或衣服還滲着淡淡的花香味,可能是家裏換了洗衣粉,也極有可能他學會用止汗劑;我從來沒有過問,只訝異於他一夜之間從隱形的臭蟲變成人見人愛的有為青年,沒有人再記得他的花名。

要怎樣提醒身邊人對自己身體氣味的注意,是一門藝術,但如果當事人自我覺醒,之後可以享受的社交地位會神奇地提升數倍,還可以給其他人空間去感受你其他優點。

氣味改變後,同學C也漸漸現真身:臉上架着的那副放大鏡不見了!原來,他的眼睛合乎比例地大而漂亮,還有,籃球排球都了得,身材自然挺好,數學成績也很棒,很快他就有一位女朋友,老師們看到他總會客氣一點,甚至微笑。

可能是曾經當過隱形臭蟲的關係,知道「非主流」的不容易,變身後的C從來不會主動獻技,也不會拿其他人開玩笑,評審誰是誰非,只有大眾起哄時才與眾同樂。

有時,他會傾聽我的天花龍鳳,主動搭着我的膊頭,跟我一起笑。帥氣的C,運動讀書皆精的C只有一個缺點:呼吸聲很大,應該是長期鼻敏感的緣故吧。那真好,我也是從小開始就有鼻敏感的人,同病相憐啊。好人難求,從來沒可能過電,卻完全接受甚至愛你的好朋友更難求。

畢業後數年,有一天乘地鐵時我看到C,一個人在寂寂的車廂裏坐着,沒有中學過重的書包,肩上卻揹著無形的生活擔子,壓得他彎了腰,把神采從大大的雙眼硬生生的擠出了身體;那一刻,我不想知道他身上是不是還有那陣淡淡的花香。我怕知道真相,所以沒有上前打招呼。一會兒後我到站下車,從此沒有再碰面。

C,希望你的鼻敏感已經像我一樣早就痊癒了。

鄭秀文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img-2605-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