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飛機‧山寨‧九龍城(二)

專欄
2019.10.22
45
撰文:林一峰

 

img_4195

九龍城是幾個世界的邊緣。

佈滿重工業廠房的土瓜灣、九龍灣、新蒲崗與觀塘油塘,沿着跑道和停機坪而建,日夜趕工的工廠大廈,居住密度長期高企的坪石彩虹啓業等幾個公共屋邨,幾間讓附近私人樓長期被視為入場券/踏腳石的名校,熱鬧非常的機場酒店,還有一個屬於歷史古蹟的宋皇臺公園,一切圍繞着啟德機場衝過去,最後突兀地急停在世界邊緣。

同時,九龍城也是一個邊緣的世界。啟德機場的主要行人進出口設在九龍城,走路進入通往世界的國際機場,要經過機場酒店的天橋,或者頂着多條行車線的行人隧道;因為身在飛機降落航線的正下方,建築一律矮小,亡命紅色小巴穿梭在小小窄窄的街道,兩旁很多大牌檔、出口店、雜貨鋪、遊戲機中心,唐樓裏有間隔參差不齊的商住兩用單位,成衣、皮革、塑膠、電子零件加工的家庭山寨廠散落整個區域……九龍城充斥着跟國際大都市格格不入的草根市民,彷彿一個很大的收容所,蟻民好像無論多努力也擠不進去大世界。

三山五嶽的九龍城裏,還有一個奇幻世界:九龍寨城。

傳說中陌生人進去後不能出來的九龍寨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提供了一個詭異的收容所,人口激增,隨之而來的是黃賭毒,這個三不管地帶,有很多沒有執業牌照的牙醫,像哈爾移動城堡一樣三尖八角的住宅,自成一角的平行時空,到一九九○年大約五公頃的地方人口高達五萬;常常聽大人們說,寨城非常危險,生人勿近,但一切都只是聽說;裏面不是好端端的住了很多人嗎?因為地面面積太小,樓宇層層疊,住宅也層層疊無定向地向高空發展,很多縱橫交錯的「天橋」讓地面不見天日,但有一個傳說,從寨城一端走到另一端,可以完全依靠那些架空路線,不用碰到地面。

其實很多看起來很混亂的地方都會有其跌序,只是我明白,天天向上大家一條心在發展的社會裏,這樣子的所在實在會讓權威不知所措,清拆是遲早的事。

九四年清拆後,寨城好像被還原了最原始的型態:只剩下從遠古留下來的護城門,公園靜悄悄的,多少往事如霧如煙,多精采多混亂也消散了……

關智斌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img-4195-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