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生離‧死別‧雪糕車(下)

專欄
2019.09.15
152
撰文:林一峰

 

lyf2653

死別不常發生,生離卻每日不斷重演。我清楚明白,說再見,對離開的人來說不難,對留下來的人才難。離別難,掛念更難。不容易,但再不容易的事情都會過去。你不會有經驗處理所有第一次,卻可以有足夠的智慧應付每個可能的最後一次。

上個月離開我旅居接近兩年的Belize當天,來我家幫忙家務的姐姐哭成淚人。上路匆忙,太多事情要兼顧,護照機票電話充電器行李車匙缺一不可,那個離別有點倉促,我無暇照顧她的眼淚。我們都知道,從開車的一剎那開始,我們只會離對方愈來愈遠,有生之年我大概也不會再來這地方,她也沒有能力到外地去……曾經有些人我放心以為會再見,但結果他們的生命結束了,反而現在確定不可能再見面,竟然讓我有點釋懷;我們的緣份盡了,在能夠相處的日子我們都對大家很好,那就夠了。

我有時會想,既然每一次再見都可能是最後一次,即是生離跟死別在實際上其實沒什麼分別;那麼,在每一次相聚的時間就盡量享受,走的時候沒有留下任何壞能量,似乎已經是我們可以做的一切。沒有愧對相處,就不會有過多的掛念。基於這個理解,我為死亡寫好的歌,做好的專輯,一切都不會再重要;墓碑也不重要,會刻在上面的字更加不重要;如果大家真的希望做點什麼,請穿得漂亮一點,聚在一起吃喝玩樂,享受你們的生命(但不要製造太多垃圾,事後要清理好場地),那就是送給我最好的禮物。

I came. I cared. I left. 完,別念。

既然什麼努力最終都會煙消雲散,那麼在一切完結之前,我又可以做什麼呢?

這一刻我需要的答案,已經寫在我第一張專輯的第一首歌《雪糕車》裏:停住了,看着小伙子滿足握着雪糕筒那幸福感,沒比這更重要。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lyf2653-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