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細路‧女人‧學生會(下)

專欄
2019.08.11
155
撰文:林一峰

 

img_2904

「女人鬥細路,哈哈。」我親耳聽到從同學口中吐出來的七個字。「細路」之後,「哈哈」之前那個零點幾秒的停頓,更讓四周空氣完全靜止;我身旁的這一個一路被這個世界推舉,充滿傲氣與光環的歧視者丶大男人雛形H同學,擁有的這個形象讓他受到制度的認可與推崇,「價值觀」這些需要包容體諒和真正明白事理的無形人生支柱,根本無法被量度,也就不怎麼重要,起碼在權威眼中不是,而這位大眾偶像H,絕對符合精英社會標準,就會順理成章成為將來的當權者;「細路A」和「娘娘腔SM」,頂着成績彪炳,以及競選學生會內閣主席兩大光環的兩位理科班高材生都被瞧不起,我,成績不太好,不喜歡制度,喜歡同性,熱愛流行音樂,又怎可以被這種將來的當權者當作一回事呢?指望在制度內成功,不是天方夜談是什麼?

要懂得珍惜和欣賞每個人都有獨特之處,是個人修養,卻不是每個人也有機會被點醒;大家忙着學業,忙着為將來打算,已經忙得沒有時間思想,誰有閒情雅致去研究「將來」是什麼?將來就是由這個崇拜力量的男性主義精英世界撐起的制度嗎?沒空理會,就努力讀書吧,起碼努力讀書是一個浮台,大海危險,避得一時得一時。

浮台很擠,我沒有停留很久。不能跟從大世界的規則,舒服飾演別人認可的角色,就唯有努力創造自己的世界吧。我對自己說。怎樣創造呢?當時的我當然不知道,但音樂告訴我,那會是一條生命的出路,所以當所有同學在溫書應付考試的時候,我開始嘗試創作音樂,沒有人明白我在做什麼,包括我自己,但一股內心的力量一直帶動着我的一切,我離開浮台一直游一直游,從沒有停下來。現在想起來,對音樂的感悟與熱愛肯定是有的,但可能更大的動力,只是驅使我逃離那個制度的恐懼而已。

多年過去,我也很少跟舊同學接觸。我們世界不同,價值觀不同,很快就生疏了。聽說,A拿了獎學金到美國成為科學家,SM做了政府高官,H呢?可能是因為我們那一代要在事業上起飛的時候,香港遇上金融海嘯,H沒有在社會地位上得到什麼超凡成就,但他跟L結婚生小孩,直到現在,他們仍然在一起。

馬國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img-2904-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