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細路‧女人‧學生會(上)

專欄
2019.08.04
134
撰文:林一峰

 

img_7165

中學同學H是老師的寵兒,主要原因是他成績長期名列前茅,還有,中六的時候他是Head Prefect。

Head Prefect,風紀隊長,屬於慈雲山的乖仔H,金絲眼鏡下有一個看上去很有承擔力的肩膊,無論站着坐着背部都挺得筆直,標準模範生的樣子,帶了隱形眼鏡之後還帶點帥氣;還有,H從一而終都只愛女同學L,簡直是模範之中的模範。幸運的H,好成績令他長期頂着光環,老師同學們都對他一致推崇,認定他將來一定能在社會上幹一番事業,做一個有頭有面的人。

對中四和中六生來說,除了學科成績可以頂着光環外,組成內閣參加學生會選舉也是另一個光環。成軍的兩隊競選內閣都是我的同學,隊一的準會長A是一個理科班高材生,長期考第一,轉聲後皮膚仍然像個男嬰……說話跟用聲也是;隊二的準會長SM也是理科班高材生,長期考第二,他與A剛剛相反,從中一未發育開始到成人後,他都不斷展示他成熟的一面,而且說話語氣跟舉手投足都很有媚態;如果不是學術成績彪炳,SM的學生生涯很可能是一個慘痛的煉獄:小朋友年輕人的世界是現實跟赤裸的,你天生是什麼型態就會被社交圈子塑造成某一個典型:鄰家女孩、公主、矮仔、高佬、犯眾憎、肥仔、姣婆、自閉仔、運動健將、怪胎、男人婆、女人型……這些角色都是來自我們對社會的認知,而人們對這些角色的認識,全都是被教育的;人一向對未知恐懼,所以我們都容許標籤與被標籤,一旦在羣體中得到一個形象,就很難翻身,而這些標籤背後都是一個動力,同時也是壓力:被派到的角色,能符合精英形象的就水到渠成,在制度裏生存得不錯,不然,就只有努力讀書,才能免得被羣體制裁。

在芸芸這些典型之中,「女人型」是一個社會的大忌;我們的社會,一向崇拜男性主義,一個女生不像典型女生被戲稱「男仔頭」有時還說得上可愛,但是當一個男生被說是「女人型」,那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行。男人就應該這樣這樣,有任何柔弱都不可以;在這個崇拜力量的世界裏,陰柔、女性化、嫵媚……任何展示自己不夠「力量」的人事都是罪惡,這些有毒的男性主義侵蝕着每一個世代,每一個身心。

對於學生會選舉,同學們都興致勃勃,上課落課都會討論會投選哪個內閣;一天與H閒聊,問他對於兩個競選內閣有什麼意見,他只說了七個字:「女人鬥細路,哈哈。」

從H口中吐出來的,帶着不屑、冷酷、侮辱的七個字,在他身上卻顯得很……正常。大家一向都知道H是一個帶點大男人的角色,說笑時他也有意無意提過「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這些傳統思想的字眼,只是,我從來沒有從他口中聽到如此直接看不起別人的意見;七個字放在一起,再加上語氣,背後暗示了幾多層社會問題,我到現在也數不清。

(下期待續)

黃心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img-7165-1024x683.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