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數學‧人渣‧香口膠

專欄
2019.07.07
245
撰文:林一峰

 

img_1212

「你知道你們是什麼嗎?」數學老師不只一次問問我們5E全班同學。全班慣性的默不作聲,然後數學老師繼續說:「人渣都不如。差的人還有渣,你們連渣都沒有,連人渣都不如。」

這是千真萬確發生過的事。對,一位數學老師對着全班說的話,場面我至今歷歷在目,一字一句言猶在耳。

就當是F老師中文修養不好,他都應該知道,人渣這兩個字大概可以用於殺人放火姦淫擄掠的重犯身上,面對沒有備課的中五學生,有這麼嚴重嗎?

我中學時的中四中五一級有五班,三班文科兩班理科,D班理科班成績普遍較好,我就讀的E班理科班較差,F老師的嗜好除了是看不起我們之外,就是喜歡拿我們跟D班比較。我已經忘了我們集體犯了什麼錯,只記得常常聽到不少負面的字眼。

曾經,F老師很受學生歡迎,起碼在我中二三時聽聞是這樣。連續幾年也是F老師教數學課,但對不起,我跟數字就是沒緣份,數學科成績一向不太理想,所以很快就失去F老師的歡心。

從來,香港的教育制度都並不適合所有學生;正確點,沒有一個教育制度能夠完全適合所有學生,香港的教育尤甚。需要穿校服的中學生涯,最怕的就是你有個性,在羣體裏突出自己,是一個萬惡不赦的罪孽,尤其是在喜歡權勢多於教學的老師心中。我得承認,青春期反叛的我也不是一個乖仔,在大社會給你鍛鍊打磨成成人之前,我們身體在校服下面躁動着,在校服上做手腳企圖與別人有一點點不同,在下課後到球場踢波,在上課時談天傳紙仔……而我,就是不怎樣聽話,更喜歡上課時吃香口膠。

有一次,F老師停了講課,跑到教員休息室打電話給我媽媽,投訴我總是做一些東西跟其他同學不一樣。媽媽有點擔心,但她相信自己的兒子不是壞人,告訴我那通電話之後就沒有追問,但我心想:那當然啦!當然要有一點點不同,做大家都做的東西有什麼意義呢?

數學課一直存在,我的興趣一直下降,上堂吃香口膠的習慣卻慢慢養成了,F老師對付我們班學生的方法也漸漸演變成侮辱;直到有一次,他停下講課,撐大嗓門下令我站起來,到課室外面罰站。

現在回想,一個老師拿學生出氣,可能只是品格不好,但也可能是他自己也不怎快樂。F老師教會我的可不是數學,而是怎樣在最不可能的環境不被打倒,懂得過濾惡言惡語,而更重要的契機是,學校根本不適合我。

那一刻呢?能夠逃離數學課,我求之不得,被罰站在門外更反而令我有一些呼吸空間;當時的我在想,始終一天,我會逃出這裏。我將會穿過操場,穿過對面七號仔球場,穿過旁邊的墳場,穿過山後飛鵝山的豪宅,穿過所有山腳的屋邨,做我自己相信的事。

始終一天。

許志安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img-1212-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