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長笛‧露台‧坪石邨

專欄
2019.03.24
207
撰文:林一峰

 

a

「一峰,你唔好吹啦,好慘啊~~」

我印象中,堅貞勤勞慈祥愛笑的嫲嫲很少說話,所以她說過的我特別記得。中一的我,黃昏時在家中露台,對着不遠處啟德機場練習長笛,每一次當我吹起長笛,嫲嫲就會說以上的話。

先看看這些客觀條件:

一)九龍觀塘區坪石邨的公屋單位,三百呎內高峰時期住了七個人,嫲嫲爸爸媽媽大姑姐細姑姐妹妹和我,no no;

二)坪石邨翠石樓二十八層一層三十二家人,我們家在十七樓,隔音設備不是零,而是負,不要說長笛,咳嗽聲也會整棟大廈也聽到,還有電視聲,做飯聲,樓上樓下隔籬左右閒話家常聲,開車停車塞車聲飛機引擎聲… no no no。

那麼,我是不是一定要在黃昏時練習呢?再看看這些客觀條件:

一)早上七點出門上學,學校沒有任何地方給我練習,就算有也沒有時間(一天八課每節四十五分鐘十分鐘小息一小時放飯,放學不准留在任何房間只能在球場,在香港中學教育制度裏找到無限漏洞容易,找時間空間給自己?唔好玩啦。)放學後回家做功課,黃昏練習最合情理,yes;

二)爸爸在啟德機場引擎維修部當夜更,白天要睡覺,到黃昏六時才起牀,七時吃飯前我有珍貴的一小時可以練習,yes yes;

三)沒錯,樂器演奏得好的話,可以讓所有人的世界都變得更好,但是演奏者要達到那個境界,是很不人道的:並不是對自己,而是對別人;練習學器時,同一句不斷重複,而且一定吹奏不好,走音泛音是必經階段,要成就一個好的演奏者帶給你天堂的享受,就要所有人一起在走音錯拍的音樂地獄中不斷輪迴煎熬;不在晨早練習免得吵醒全世界,更不能在晚上全世界(除了爸爸與夜班工友)休息的時候刺激各位,唯有在黃昏折騰各位… well, yes。

家人對我最大的實際支持,就是「不阻止」;說真的,容忍/包容是家人能給予大家最好的禮物,所以嫲嫲的那句說話對我來說是挺有份量的;她勸我不要練習的理由,卻是因為她覺得長笛的聲音很慘……係慘呀!這下教人如何招架呢?

我想,如果她說樂器聲音刺耳、學音樂「沒有實際用處」,或是搞笑如長笛太長銀色太銀,我是絕對不會理會的,只是,她說的是她真實的感覺,我再堅持下去,即是引致兼由得堅貞勤勞慈祥愛笑的嫲嫲傷心,這樣我真的於心不忍,於是就沒有練習,而沒練習的學生,上堂時是騙不了老師的。

半年之後,由於我疏於練習,最後就決定不再學下去了。

但起碼,我也勉強算是一個乖孫。

馬國明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A-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