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一峰.九龍之子

林一峰:夢想‧計劃‧做啦你

專欄
2022.04.02
撰文:林一峰

img_2323

以音樂為終身職業,從來不是我的夢想。

如果我有機會跟那個三十多年前居於紅河村的屋邨仔見面,我卻不會對他說有關夢想的事;一來,我知道一切都會好好的(雖然崎嶇一點),二來,夢想這字眼太大,太虛無縹緲,對於那個用傲氣保護自己信仰的小伙子很可能會弄巧反拙。

中學的時侯,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夢想」是什麼,但幾乎所有人都直接間接地對我說:夢想並不存在,你的才能在這裏不能派上用場,你只能努力做好面前被認可的事;實際的我,知道要先生存才能繼續走,明白夢想的不設實際,所以我沒有看太遠;我在學校以及有關學業的各個範疇慢慢逐一失敗,所有人際關係慢慢枯萎,最後剩下的只是音樂跟我;沒有訓練,沒有家底,沒有資源,沒有朋友,沒有愛情,我知道我什麼都沒有,所以也不會失去什麼;世界只剩下我跟音樂,於是我慢慢一步一步走過去,走過去,再走過去,在可能的範圍裏貪婪地學習多一點,訓練自己不要臉的做多一點點,包括不停練習演出要注意的事,從聽歌經驗慢慢累積而來的樂理,接觸碰了很多釘才比較熟悉的版權,埋首做音樂工業不同單位的不同事情(從錄音到貨物郵寄、拍攝到茶水、合約到慶功),學習怎樣跟別人合作……於是那些一點點可以做的事情就變成一個的案子,很多案子聚合成一個計劃,很多計劃就鋪成一條路,很多條路就變成一個世界。

一步一步地,我走到了那個曾經遙不可及的音樂世界,十年後在那個世界被訪問時,別人有時會把「夢想」的標籤放在我身上;最初我很抗拒,啊不,應該是莫名的心虛:原來,我一直走自己的路就是很多人眼中的「夢想」;我明白,被浪漫化的「夢想」容易兜售,同時知道自己是幸運的,給大家一個「我得你都得㗎」的希望也不是壞事,但我不可以用自己的幸運曲線地往自己臉上貼金,不過分討人厭也讓自己晚上睡不着,所以有一段時間我會說:我沒有夢想,但我有理想。理想,就是好好的計劃,有時限以及具達標可能性的夢想。

我慶幸我從來沒有夢想,我有的只是理想。以音樂為終身職業從來不是我的夢想,而是我的計劃;旅行並不是我的夢想,而是不同階段的生活方式,是旅居;創作並不是我的夢想,而是我的一部分。

如果我真的有機會跟當年的自己見面,我絕對不會對他說有關夢想的事,我更不會讓他知道我是誰,只會輕輕跟他點頭,一個鼓勵的眼神,一個微笑;如果迫着要跟他說一句話,好可能會是:

做啦你!做咗先講啦!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