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陣

吳沚默:急症室的日與夜

專欄
2019.06.30
242
撰文:吳沚默

42star01a

42star01b

最近我有份參演的劇集《白色強人》,有幸得到許多朋友的討論。我的父母是醫療工作者,他們的同事也告訴我,他們感覺劇集拍攝專業,對病症處理沒有什麼明顯錯誤,醫護的形象也非常立體。

其實飾演護士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四年前我在《實習天使》裏飾演過實習護士,加上小時候跟着父母在醫院長大,對於各種器材、人員的忙碌、消毒水的味道,甚至滴得滿地鮮血的場面我都見過不少。年少無知的我,試過和幾個頑皮小朋友一起在夜晚跑去「太平間探險」,還有醫院門口黑幫鬥毆、挾持醫生的事件也親身經歷過……現實實在比戲劇還要驚險刺激!

我的爸爸是醫生,我也已經習慣他八號風球也要駕車去醫院返工,到了流感高發季節,更是全院都忙。說擔不擔心已經麻木了,當有一次他在颱風天回到家,看見車子早就被斷樹砸出大大凹洞,我才懂得害怕。

小時候也試過因為肺炎高燒深夜入急診室,我幼時血管細小,年輕護士找不到入針口,她們就深夜急call最有經驗的護士長從家裏回來醫院給我打針。我在迷迷糊糊中躺在護士長懷裏,聽見所有人鼓掌,原來,她終於順利扎到了我的血管。

還有爸爸在醫院裏接連送走了他的父母,那段時間他好像老了十歲,那大概是身為醫生卻救不了父母的痛。

在拍攝《白色強人》期間,我的外公也病重彌留,當時日日廠景接外景,我根本沒有辦法回到家鄉探望外公。最後有一日,媽媽哭着給我打電話,說「媽媽的爸爸走了」,當時我正在拍攝一場救人的場景,我站在恍如真實的急診室裏,眼前都是穿著醫護服裝的演員,卻什麼也做不了,連安慰媽媽兩句都不知從何說起……我麻木地操作着道具器材,一直努力把眼淚留在眼眶裏。

我始終相信「醫者仁心」,但同時他們也必須是最堅強的人。演繹護士角色的時候,我問自己:「如果是一個感性的人成為護士,她會怎樣呢?」,當人們以為醫護早已看慣生死,甚至有些「麻木」的時候,我知道他們也是人,當看見受傷的孩童,病弱的老人時,眼角有淚也是正常的吧。

很榮幸能參與到這一部劇集中,演繹我眼中父母的同事,希望每一個被病痛折磨着的家人,能夠在劇集中得到一點點安慰,這個世界上有人在為生命而拚命。

黃心穎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6/42star01a-1024x76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