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陣

鄭融:我和那五呎女子

專欄
2019.04.07
44
撰文:鄭融攝影:鄭融

30star01a

30star01c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5 preset

大家好,我叫「賽狗」,人人都這樣叫我,雖然「賽狗」不是一種狗種,而是一種職業。其實我是一隻格力犬,有時他們又叫我「七號勢不低頭」。

從懂事開始,我的生活最精采就只有追電兔。一開始,我以為到了終點或者追到兔子,我就有機會做其他事情或到其他地方看看,但終究沒有。每天早上與大班兄弟姊妹得到十分鐘的散步和大小便,其餘時間就獨自在籠裏度過,日復日這樣過了六年。幾個月前,聽說我的老闆要搬走,但並不打算帶着我們。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呢?到底有沒有人願意接收我們這班老將?第一次,我感受到對未知的徬徨。

在一個陽光普照的星期四早上,有個比我高不了多少的女子把我帶走。我們來到一個見到有花草樹木,聽到雀仔聲的大廈。她還在我睡覺的窩裏放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據說叫枕頭。從這天開始,她就經常煮些圓形蘿蔔、西蘭花、三色藜麥、雞胸肉給我吃。幫我起了個新名「Mack」。終於,我擁有了自己的名字,不再是一個代號。而這個叫Stephanie 的女子,應該就是我新老闆了吧。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叫我再追兔,但我已經準備好了!

不過住了好幾星期,我都沒有見到任何一個賽狗兄弟,也未見到一隻兔。反而見到很多其他狗。牠們長得十分奇怪,有些身長腳短,整條腿還沒有我小腿長,跑起步來認真吃虧,懷疑慢過兔子,有些不但又矮又瘦還電鬈髮!

今天,我們去沙灘散步。女子忽然跑了起來,但何解狗帶仍然綁着我?我以為可以像以前無拘無束地跑。這些年來,跑步是我的任務,活着的意義。現在,新主人好像擔心我如果突然跑太快會嚇到別人,所以每次出去都要綁住我?難道我真的無法再回到熟悉的跑道?食得飽,有軟牀睡,不用捱熱捱冷,對我來說好像是好事,但失去了速度與激情的格力犬,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痛苦?

希望新老闆可以找到一個新的安全地,讓我有生之年還可以自由地奔跑。抑或是,安安穩穩才是一隻狗應有的常態?到底我應該如何開始新生活?

蔡一智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0star01a-1024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