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陣

郭秀雲:箭豬棗的殘酷真相

專欄
2019.02.16
391
撰文:郭秀雲

23star01c

(Chicago Zoological Society提供)

23star01a

(香港漁護署提供)

近日有關人和野豬關係的討論非常熱烈,不過我今日說的故事,是關於另一種在香港常見的野生動物─箭豬。箭豬受本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保護,過去曾有箭豬誤入鬧市,有市民擔心受到攻擊。這其實是一種誤解,箭豬是草食性動物,本性溫馴,遇到威脅時才會豎起身上的硬毛作防衞,可以說是「紙老虎」。

今年一月初,香港發生一宗冷血的虐畜分屍案,受害者正是這種溫馴的野生動物。當日有行山人士在山徑發現放置了掛上水果作誘餌的捕獸籠,附近有箭豬頭、內臟等殘骸遍佈地上,箭豬的刺也被人拔出連皮肉掛在樹幹,場面駭人。

當日看到有關新聞圖片,我心中頓覺不妙,若非是變態虐畜狂所為,這樣的部署和分屍行為,實在有違常理。令我擔心的是,在東南亞一帶非常流行、宰殺箭豬取其體內「箭豬棗」的風氣已傳入香港,今次事件可能是有人特意設陷阱殺豬取棗,作私用甚至出售牟利。

在互聯網搜尋箭豬棗,可找到不少殺豬取棗的短片,商人一邊宰殺箭豬、一邊吹噓箭豬棗的藥效和價值。片段所見過程非常血腥和殘忍,商人會活生生刺死箭豬,起刺剝皮再剖開其肚皮,伸手進內臟翻尋結石;有東南亞傳媒更報道,有人會破開箭豬的頭部,找尋品質所謂最好的「腦棗」。

所謂箭豬棗,其實是箭豬因長期進食山草或植物在體內形成的一種結石。不知由何時開始,東南亞一帶、尤其是馬來西亞的中醫藥公司,紛紛積極推銷箭豬棗作醫療用途,指稱箭豬棗是「人間最後的仙丹」,能治蚊症、消炎解毒、治療肝病甚至癌症等。

為了解箭豬棗是否真有「起死回生」的神奇療效,我特意向香港大學中醫學院院長勞力行請教。勞教授是曾接受西方醫學教育的中醫,他向我明確指出「傳統中醫藥並沒有使用『箭豬棗』作醫療用途,沒有辦法評估其作用和藥效。」過去也有其他中醫專家指出,未見過患癌症、中風或心臟病的危重病患因服用箭豬棗而出現奇蹟。

縱然箭豬棗的療效成疑,隨着各種商業推銷,加上知名人士公開表示以箭豬棗治病,它們的價格仍因需求而水漲船高。在內地大型購物網站找到不少銷售帖文,出售聲稱來自印尼或馬來西亞的野生箭豬棗,部分開價高達每克五千元人民幣,一顆重五十克的箭豬棗售價可高逾三十萬港元。

在龐大利潤驅使下,愈來愈多商人殺豬取棗。然而,不是每隻箭豬體內都有結石,一顆箭豬棗可能是用數以百計的箭豬生命換來的。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棲息在東西亞一帶的馬來箭豬,目前屬無危級別,但數目正在下跌。由於大部分種類的箭豬未被納入《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中,國際貿易不受管制,野生箭豬數目的下跌趨勢絕對值得留意。

多年來,人類以用藥為名獵殺不少野生動物如犀牛、穿山甲等等,令牠們走上瀕危絕種之路,我絕不希望箭豬這種可愛的動物會走上同一命運。新一年,我衷心祝願各種野豬和箭豬都身體健康,與人類和平共存。

23star01b

馬國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23star01c-1024x99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