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陣

凌文龍:要老媽還是要女友?

專欄
2018.09.22
207
撰文:凌文龍攝影:凌文龍

02star01a

02star01c

很多人會問我,是否放棄演舞台劇,全力進軍電影?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像是問我,女朋友與老媽掉下海我會救誰?

五年演藝學院課程主修表演,實習主要是舞台表演,畢業後加入香港話劇團,十年間參與了大大小小的話劇、音樂劇、實驗劇,前後十五年時間都與舞台一起生活,她也是孕育我的地方。

兩年前有緣接觸了電影,一個截然不同的風貌,工作模式和節奏完全有別於舞台劇。鏡頭表演、分場分鏡拍攝、驚險的動作戲、接觸的觀眾層,都是令人覺得新鮮、刺激,有如初次戀愛的感覺。

我喜歡演戲,學習演戲是一個認識自己、了解自己、接受自己的過程。

我記得第一天在演藝學院上課,老師和我們玩一個非常簡單的遊戲,同學們圍一個大圈,逐一講出自己全名、花名、歲數、形容這刻的心情,四項除了要順序講之外,還要加一個代表自己的動作。這個看似簡單的遊戲,原來殊不簡單,我們當時的情況就是,有人記不了順序,有人不願說歲數,有人想不到動作,有人想表現自己說多了其他的東西,而我當時,竟是形容不了這刻自己的心情。這遊戲就是演戲過程的小縮影,要了解並記得整個戲整個角色的流程,開放自己去接受任何人或事情,具創造力,不因為自我慾望而忘記基本的規定情景,深入認識並表達情感。那五年間,幾乎每天都是經歷這個過程,與這些元素生活,觀察自己,觀察別人,為我作為演員的路打好基礎,直至今時今日也沒變,未來也是一樣。

有人會認為看戲是娛樂,對我而言,更像是心靈治癒的過程。工作壓力大了,看一部喜劇,放鬆心情投入劇中捧腹大笑一回,釋放壓力,再重新投入工作。愛情遇上難關,一部描述兩性關係的戲讓你重新思考如何經營一段關係。生活累了,鬥志減弱了,一部勵志的戲或者讓你重新激起生命的意義。作為演員,就像是一個心靈治癒師,我們的工作就是從編劇導演想傳遞的信息中,透過角色的經歷去表達。所以愈對生命有深入了解的演員,愈能深化角色,令整部戲有更深更滿的層次,除了讓觀眾體會更深之外,也能涵蓋更大的觀眾羣,因為角色愈立體,人總能找到當中的共鳴。

演員的工作就是這樣,無論在舞台、電影、電視如是,戲劇藝術亦不限於一種媒介。每一種媒體有相對要學習的技巧,電影我是初哥,感激很多前輩教導和分享,舞台雖認識,但要走的路還長,電視亦希望將來有機會體驗。

就如每一個人都會學習跟伴侶經營關係,學習與老媽相處,雖不同,但殊途同歸,就是建立與維繫一個家。去建立一個家,又豈有不回老家的道理。以上屬個人一點體會,請君笑納。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9/02star01a-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