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獅子山

專欄
2021.10.19
99
撰文:彭秀慧

aa1

第一次聽到有機構想把我和風車草劇團在2019年的演出《回憶的香港》移師九展Star Hall 演出,第一個反應是:「得唔得㗎?」這個演出,是我們一班劇場演員和設計師在「毫無機心」之下創作出來,不過是想大家在年復年,月復月,應付不同要賣票有保證的製作之外,隨心做一些屬於自己,關於自己的東西。當年創作沒有特定目標,也沒有時間限制,最後我們在太古坊的ArtisTree演出十三場,每場觀眾只得二百人 -- 與其說是演出,這個「展現」更像我們的分享發布。對於我和風車草過去十年的演出規模,這次演出的確是難得地親密。

沒想到這個製作,竟然在兩年後搬上三千人大場地,公演七場,已經是一個神奇之旅。經歷了兩年的大小事,再看這個2019年5月的演出,即使沒有任何調教,大家都多了許多感受。觀眾反應比我們預期熱烈,三場完成,卻沒想到會遇到「獅子山」颱風的到來。做演出最怕遇上惡劣天氣,2013年我的獨腳戲也曾遇上「天兔」而被逼取消演出,當時要安排四百多觀眾的退票或調場已經很不容易,今次我們要面對的可是一場二千多觀眾!因為星期六日,我們每天兩場,全場爆滿;叫觀眾調飛不可能,而因為星期一場地已另有安排,在之後補場也是不可能。到了星期六下午,我們知道必須取消當天兩場演出,監製湯駿業在群組內問大家:「如果我們明天一日演四場,大家可以應付到嗎?」在我演出生涯中,最厲害試過一日三場,一日四場,還要是如此大型演出,也應該是首次。結果,所有人在幾分鐘之內已經全部OK,沒有質疑,只有雄心壯志。

公道的說,我們作為創作人 / 表演者 / 製作團隊,能夠演出從來是人生最幸福和最高興的事,我們當然希望作品可以如期帶給觀眾,所以面對這個挑戰會猶疑或退縮的可能性其實很低。結果,我們安排了十一點,三點,七點十五分,晚上十點三十分四場演出。但最叫我意外和感動的,是其他單位的配合。要知道一個大膽的決定,背後需要非常多的支援才可成事。主辦機構MOOV一直全力支持今次演出已經叫我們感激流涕,就連九展的負責人(她在星期五來看了我們演出)也說了一句:「總之全力配合!」每場演出兩個半小時,必須招待二千多觀眾入場,每場散場同時要疏導人群及準備下一場觀眾入場,即有機會同時有五千多人聚集在九展。場地無條件開放另一個會場疏導人潮,所有觀眾秩序非常良好。以為晚上十點半的演出場次會因為太夜而導致觀眾流失,又竟然有一班熱心市民不怕白行一趟來排臨時票。九展票房同事還逐個致電本來以信用卡訂票卻沒有現身取票的觀眾,確認他們選擇放棄門票,然後可以即時售賣給正在排隊的觀眾。撇除我們自己團隊,所有其他單位的配合都不是必然,包括觀眾對我們的支持也不是必然。

有人說,因為這次「獅子山颱風」所以見證了「獅子山精神」,因為有不可預期的事,才讓我們看到更多意料之外的美好。所有一點一點小事情,見證着人和人之間的連繫,互相包容,互相支持,各自在自己崗位做到最好,締造了一次難忘的香港回憶。我永遠難忘在Star Hall那天早上十一點我們跟觀眾說早晨,那天晚上半夜一點半全場二千多觀眾站立鼓掌,又哭又笑的震撼。這個回憶,有我們,也有你們。多謝大家。

bb2

莫文蔚 陳卓賢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