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無端感性

專欄
2021.07.06
72
撰文:彭秀慧

plasticbag

常常留意微小的生活觸碰,培養自己對萬物的感受,這從我開始學習成為一位演員就已經知道了。你可以說演員是感性的,多愁善感的,神經敏感的;但我發現,身邊很多人在這幾年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全部也都變了「黐線地感性」。所謂黐線,是不合邏輯,不合場地,情緒觸動非因什麼悲天憫人的事件,而是很多微小不過而無法解釋的小點子:看一齣不甚了了的電影,眼淚可以在肉身已經離開戲院之後還在傾瀉;讀一段普通不過的文字,會被打動得情緒失控;吃一碗懷舊風味的碗仔翅,可以感動得鼻子一酸;看一張舊照片,坐一程巴士,路上一個陌生人的笑容,甚至偶然的一片陽光,看到正在努力向上爬行的小昆蟲,統統都可以觸動神經,引發情緒,淚濕了眼。

我想起電影《About Time》最後一幕,導演以零碎的鏡頭呈現一切生活中我們經常遇到但從來沒有留意的小事情,所謂生活,就是擁抱每一個當下,細味每一個細節,原來可以叫我們感動的事情多如恆河沙數。在演技培訓時,我們經常討論情緒的來源。悲傷容易理解,但感動很難說明。我從來不主張演員「演情緒」,而是通過相信和體驗劇本,配合自身的經歷,想像。我們自身的故事,加上對世界的觀察,就是我們創作的資料庫。

電影《American Beauty》(美麗有罪)經典一幕,一個隨風迴盪的膠袋,無論我看過這齣電影多少次,只要一看到這個膠袋,一個看似無法控制方向但又充滿生命力的膠袋在風中飛舞,我就無法解釋地眼淚直流。混合着一種無奈和美麗的複雜情緒,這也許就是我對生命的概括陳述。據說,這一個情景是來自編劇有一次在世貿中心的廣場上,看到一個隨風飄揚的膠袋,觸發了他創作這個劇本。

我再次重溫Kevin Spacey 最後的獨白:「這世界太多的美麗了,有時簡直難以承受,我的心就像脹滿的氣球,後來我想起別緊抓着不放,所有的美都像雨滴一樣,讓我這愚蠢又卑微的生命,充滿了感激,你一定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你有一天會知道的。」一想到有更多的人看到這些美麗,知道這些難得,我又再熱淚盈眶了。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7/plasticbag-20210701065430-150x150.jpeg?v=162512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