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桃花源

專欄
2020.09.05
115
撰文:彭秀慧

img_0686

最近愛上了行山。除了風景的發現,行山時體力和毅力的挑戰,我還喜歡一路上和不同的行山友輕鬆打招呼。我有種奇怪的感覺,在山上遇到的都是友善的人,或者是人類最美麗的狀態;艷陽之下,各自有自己的路徑和節奏,也有不同目的地,但在路上巧遇,那種笑容和問好卻總是特別窩心。行山時有一些路徑偶爾有為遠足人士而設的士多,我也一定會幫襯。這些被視為遠足者補給站的地方,有幾個共同點:有餐蛋麵,有山水豆花,附送住在深山的士多老闆親切的笑容,飼養的唐犬早已習慣絡繹不絕的顧客,在陽光下呼呼大睡,牆上貼着發哥照片也好像變成了一種慣常現象。

西貢嶂上有一家許林士多,是很多行山客的必到之地。那天走麥理浩徑,一心正是要拜訪這個地方。行了差不多四小時崎嶇山路,眼前突然出現一片草地平原,寧靜平和,眼前景象真有「桃花源」之感。士多內人不算多,我放下了背囊,立時要了杯消暑涼茶,有幾個似乎是熟客的行山友在打牙骹,我很自然地加入,不到五分鐘,他們已經把自己沖的香茶和我分享,從行山開始,一直聊到自己的前半生,其中一個,稱呼自己是「五個小孩的校長」,以為他是當年電影原著,豈料他的反應是:「我比那齣電影更早啦!」

img_0684

原來坐在我面前的關校長四十多年前正是士多旁邊博愛公立學校的校長,關先生當年一個人名副其實「攀山越嶺」來到這家村校,因為一份使命感而留了下來,是校長是老師同時也是校工,所有學校事務由他負責,學生都是住在山上的小朋友,總共五人,不分年齡級別一起上課。他分享着教學的點滴,我隨口問他那些學生現在如何?他舉手一指,原來正在士多廚房為我煮麵的許老闆就是其中一個門生!關校長補充:「他是二哥,你看,那邊正在洗手的是大哥,今天剛好回來幫忙打點,他們許氏三兄妹幾十年前都是我學生啦!」這時一個老婆婆從外回來,關校長又不忘向我介紹:「你走運了!今天大家都在!她是士多老闆的媽媽!」許老媽媽熱情的和我打招呼,我才知道她是聾啞人士,獨力在這個山上靠經營這家士多把孩子養大,現在雖然年紀老邁,但身體依然非常靈活;未幾她捧着幾個自家種的番石榴要送給我,多麼的熱情,多麼的慷慨。

吃過茶,聊過天,我和朋友又要繼續上路。這種萍水相逢的短暫相處卻比那碗即食麵更令我充滿能量。當生活回歸到最簡樸,人情味是最珍貴的分享,也愈大愈懂得珍惜。我想起在外國或者香港,一些特定的情況,特定的環境,也曾經歷過和陌生人之間那種一個眼神就已經是問好,有事的時候大家會互相照應的感動,這是人性最美麗的一面。在人情變得冷漠的今天,這種相遇不也是桃花源的一種嗎?

70b7261c-f80c-449d-bcc5-7c02b9810611-a

 

鄭秀文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9/img-0686-202009030605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