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八婆」這個稱呼

專欄
2020.07.23
69
撰文:彭秀慧

 

dsc07596

看好友梁祖堯最近主持兩個電視節目,有聲有色,賞心悅目。他有天賦的親和力,讓圍在他身邊的人都喜歡他,如果有留意,他喜歡稱呼身邊女拍檔或女嘉賓為「八婆」,每次該位「被點選」女生定必笑不攏嘴--熟悉祖堯的人都知道他善良又幽默,說話有時尖酸卻聽來風趣順耳,他說笑時喜歡把女生稱作「八婆」,大概就像情侶間稱呼對方為「死嘢」,其實是一種閨蜜式的稱呼,和他合作過的人(包括我)都會把他對自己的這個稱呼照單全收。

女生被一個男人叫「八婆」叫得那麼高興應該很少見。它可以是極度親暱的稱呼,但更多時候是罵人用語--大多形容搞風搞雨,搬弄是非,好管閒事的女人;也可以用來形容任何你鄙視厭惡的女性。關於這個形容詞,我有兩個深刻回憶。

大學時代一個晚上,我的閨中好友和男友吵架,我深夜收到她求助訊息要求我過去幫忙。我到達現場後卻發現好友把自己鎖在房間內,不讓任何人進入。我拍門好,慰問好,都不得要領;這時她的男友突然出現,走到我身邊,在我的臉不足十厘米範圍以「八婆」兩個字作近距離射擊,在我臉上擲下這重重一個詞語,意思叫我不要多管閒事。人生第一次被人當面責罵,感覺非常無辜,我永遠記得當時所受到的威力,除了叫我立刻離開,也叫我反省我作為姊妹是否真的太「八卦」干預着人家的感情事。幸好這位姊妹的友誼至今一直保存,那位男生也早已消失在我們的生命圈。

若干年後,我在工作上遇上一位出名見高抬見低踩的同事,對下屬欺凌對老闆奉承這些老土情節每天辦公室內上演。慶幸當時我並不是公司的全職員工,但對這位同事的所作所為依然看不過眼;最難受的是老闆竟然像被手帕蒙眼一樣看不到事實,十足十皇帝一樣,只聽身邊宦官的阿諛奉承而看不到「民間疾苦」。有一次開會,這位女同事如往常一樣在老闆面前打某不在場同事的小報告,又說些有味笑話來逗老闆歡喜,把開會議題愈扯愈遠……我抑壓着自己的情緒,心想我內心的炸彈何時會爆炸,何時我會有足夠的勇氣在開會途中站起來指着她然後大聲說:「收聲啦,八婆!」--這個衝動一直在腦海暗湧着,人生從來未試過那麼想罵人--可惜最後我還是沒有做到。氣憤難平,自己情緒大受影響,當晚回家後為了停止這種負能量在心內擴散,我決定化悲憤為力量,打開電腦即時捐錢到奧比斯眼科醫院,寓意希望盲眼的人(老闆)最終可以開眼看清真相。這段很想罵人八婆的回憶,最後成了我所創作的其中一個電影情節,結果不少觀眾告訴我共鳴非常,只因面對一些看不過眼的嘴臉,有時真的很想當面大聲疾呼這兩個字,以洩心頭之氣。

「八婆」這兩個字的確很弔詭,識得用,其實好萬用。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7/dsc07596-2020072305533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