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回憶的知音

專欄
2020.06.05
124
撰文:彭秀慧

img_2738

上星期和林奕華老師茶聚,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聊天,我們從疫症生活,人民看待娛樂和藝術態度,劇場人空間限制,到早期電視台創作歷史,無所不談。說起電視台,林老師中學時代已經加入電視台開始當編劇,工作了不算很長的時間,但他對電視台創作發展非常熟悉,從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電視台大小事,那些年代經典劇集、人物、場口,甚至當年觀眾反應,如數家珍;尤其對一些自己也有印象的東西,我同樣興奮。我羨慕他的記憶,這所有事情對他來說是分享,也可以是他研究本土文化的日常,對我來說是一堂活生生的文化課。

我是七十年代生,看電視是小時候最重要的娛樂,我不愛看卡通,反而對電視劇和深夜才播放的粵語長片有特別偏好;一直以為自己看電視的記憶大概是五六歲,上網一看,才發現自己的記性比自己想像中好。有印象所看過的劇集包括當年的經典《大家姐》,原來是一九七六年出街的作品,那時候我才一歲!一歲的記憶,連我住那裏,家裏環境如何我都忘了,我竟然記得電視機裏的故事。那個年代《女媧行動》、《大地恩情》、《鱷魚淚》、《十大奇案》--對,那年代我家是麗的電視觀眾--全部是我成長的記憶,只要有人講起,我就會興奮搭嘴。有人說,喜歡話當年,喜歡回憶過去的人都是因為你已經老了,我卻覺得可以記住細節是一種福氣。作為記憶力不特別好的普通人,我愈來愈發現人類以為自己本該只記得深刻的事,但原來對一些不着邊際,以為無關痛癢的事,卻可以不費任何力氣牢牢記住。

年紀愈大,愈怕記憶的流失。我們都在尋找回憶的知音。喜歡分享回憶,喜歡回溯過去,喜歡有人和自己一樣記得,有時渴望告訴別人我依然記得。因為回憶,其實是歷史,是人生的段落,是大家曾經共同經歷的證據。從歷史我們找到今天的軌迹,是欷歔或是感恩都非常重要。而如果你不能把回憶變成你的工作或創作,也可以多說,多想,再好好看着當下,為下一個明天製造回憶。

許志安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6/img-2738-2020060407392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