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荒謬的故事

專欄
2020.04.26
78
撰文:彭秀慧
左起:彭秀慧、電影導演袁建滔、電影原著作者厲河
左起:彭秀慧、電影導演袁建滔、電影原著作者厲河

有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自小發現對烹飪很有興趣也有點點天分的人,一心朝着這個方向發展,夢想自己有一天可以把興趣變成職業,結果有一天他終於被人招聘了去當私人廚師,條件是他必須按照人家的食材和口味去弄食物,所以烹飪過程是享受了,吃的人也讚口不絕,食譜卻始終不是自己的。之後他一直默默等待機會,希望有一天可以把自己腦海中的食譜概念付諸實行,卻發現原來連再當別人廚師的機會也少有,幾乎等了十年,他才再次得到食客到來的機會。

這樣的故事很荒謬。因為你會說只要喜歡烹飪,即使不能開餐廳,隨時都可以走進廚房,為自己的家人朋友準備一餐,要弄什麼都可以隨心所欲;只要努力多一點,你或者可以自己開一間餐廳做你喜歡的菜式。不過如果我告訴你,故事主人翁的興趣並非烹飪,而是做動畫,這樣就不是故事,而是發生在香港的真人真事。

如果不是為「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擔任「年度最佳電影角色獎」提名者訪問,我已經錯過了去年的香港動畫電影《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這次訪問認識了袁建滔導演,(也是《麥兜故事》和《麥兜菠蘿油王子》的導演),才發現香港的動畫行業一直處於非常艱難狀態。追溯歷史,香港第一部動畫長片是一九八一年(當年由爸爸帶我入戲院觀看)的《七彩卡通老夫子》,很記得當年見證老夫子從漫畫變成動畫,從黑白變成彩色,有聲有動作的興奮和震撼。但原來老夫子系列動畫電影還是依賴了很多台灣技術,香港人製作的要到一九九七年徐克改編自《倩女幽魂》的3D電腦動畫《小倩》,但最成功例子應該是二○○一年的《麥兜故事》(一千四百多萬票房)及二○○四年的《麥兜菠蘿油王子》(一千九百多萬票房),也是我對上兩次捧場的香港動畫電影。

可以見到,香港的動畫電影仍然逃不過必屬改編的命運,袁建滔導演的第三齣執導動畫長片已經去到二○一○年,同樣是改編的《長江七號愛地球》,再下一齣就是去年的《大偵探福爾摩斯》。因為要做主持首先重溫這部動畫電影,令我最印象深刻的也許不是動畫技術-因為我很清楚動畫絕對是一分錢一分貨,早已習慣外國億萬製作的話,看香港的你會覺得不算什麼-但整體製作的完整度,還有故事也令我動容-除了原著着重的父女情,袁導演的改編加強了對和錯的價值觀討論,而動畫配樂竟然是從匈牙利找來布達佩斯管弦樂團演奏,這些種種心思,又有幾多香港觀眾留意到?所以當我知道去年上畫票房只有製作成本的四分一,覺得非常可惜。可惜的不是這一次的投資成敗,而是這似乎預示着香港動畫電影未來要尋找投資者只會有更多困難。

袁導演當晚的說話令我非常深刻,他不願停留在別人對他的麥兜印象,也不認為福爾摩斯是自己的作品,他的夢想始終是希望通過媒體去說自己的故事。但任何藝術創作者都必須經過不斷練習才會進步,回看他的「練習機會」,上一部作品和這一步作品竟也相差九年,有幾多技術放下了和追不上了,市場的空間也愈見狹窄,在香港,作為必須依賴投資者才可以有「入廚獻技」機會的創作人,這條路能否看到曙光?想在自己的技藝上有自主能力是這麼困難;有夢想,有才華,有想法,是否又一定可以夢想成真?如果你是父母,帶孩子看了這部動畫後引起了他們對動畫的興趣,你又會否鼓勵他朝這個方向發展?香港未來的創作工業會是怎麼樣的狀態?

這是我當晚節目完了後一直在想的問題。

b

馬國明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b-2020042307292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