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聚焦在編劇

專欄
2020.04.13
109
撰文:彭秀慧
《金都》編劇黃綺琳(中)、演員朱柏康(右)
《金都》編劇黃綺琳(中)、演員朱柏康(右)

有人說,只有兩個原因讓編劇開始寫劇本,一是「接活」,一是自己有故事想寫。我說,如果可以把兩個原因二合為一,豈不快哉?然而「劇本」和其他文字創作如小說、散文等不同,後者只要你有東西想寫,寫出來,它已經成為作品,在網路上隨時發表,可以流傳,進取一點你可以自己找一家出版社把你的文字變成實體書,一圓作家夢。「劇本」卻是戲劇藝術創作這條「生產線」的起點,所有寫劇本的人,無論舞台或電影,總希望文本有被轉化的一天,以另一種形式呈現於觀眾眼前。換句話來說,如果寫劇本的人,不是導演,也不是投資者,很多時只能被動地期待他的創作有一天闖關成功,通過藝術處理讓故事面世。

尤其是電影劇本創作,雖然劇本是一齣電影最重要的元素,但基於電影製作牽涉太多不同單位,面對的是一個不小的投資;於是編劇每次創作,也變成一個風險投資--投資了時間和心力,回報卻從不保證。我也有試過無疾而終的合作企劃,所花心血最後變成電腦文件夾內一個被棄置的檔案,無論你多麼喜歡你的創作,最終能讓它拍板拍攝的人終歸不是你--這是每個編劇都會經歷過的辛酸。同時,「編劇」這個崗位的重要性卻好像常常被大眾忽視,有很多人會因為主要演員買票,有人會因為導演,又有多少人是因為編劇而入場呢?你又認識多少個香港編劇呢?

除了「香港電影金獎像」有「最佳編劇」獎項,每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也會獨立表揚年度傑出劇本,由協會會員(全部都是業內編劇)投票選出。今年,協會新設了「年度最佳電影角色獎」,正是有感一個成功的角色,有賴劇本角色建立再配合演員的演出,所以這個獎項會由編劇和演員共同被提名,經投票後總共有十三個電影角色入圍第二輪投票;我作為協會的邀請執委,還和眾幹事落力籌備了一個「編劇與演員對談」,邀請各候選單位一起聊天,認認真真的讓編劇和演員分享如何創作角色。由上星期開始,已經一連舉行了三場,分別有《犯罪現場》、《幻愛》和《金都》團隊,才發現聚焦在編劇,讓他和演員討論創作的訪問少之又少;聽到《犯罪現場》編劇馮志強(他同時也是導演)在完成劇本幾乎十年後才得到拍攝機會,簡直是勵志故事!《金都》編劇黃綺琳如何把一眾前度融合在男主角身上也相當有趣!我作為其中主持,最喜歡聽到編劇分享自己寫劇本與最後看到電影上畫的感受,銀幕上呈現的與編劇最初腦海中的畫面又有多少落差。最重要的是,我們相信大部分觀眾看電影時很少留意誰是編劇,對編劇的樣子也非常陌生!通過這個活動,我們希望可以增加大眾對香港編劇的認識,聽過他們的分享,甚至引起大家入行的興趣。

香港電影,需要編劇。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留意一下「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臉書專頁。

 

《犯罪現場》演員張繼聰(中)、編劇馮志強(右)
《犯罪現場》演員張繼聰(中)、編劇馮志強(右)
莫文蔚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