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醉翁之意不在酒」

專欄
2020.04.02
62
撰文:彭秀慧

p1020543

我是從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從小的志願是成為演員,或許,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編劇。在學院時有編劇課,老師是李銘森先生,印象中交過兩個編劇功課,其中一個是要以一句成語寫成一個小品,我選的題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寫的是一個在廟街幫人睇相的叔叔,永遠提議來問愛情的單身女生去附近一間酒吧喝一杯特飲,借醉結識異性,成功率特高;到最後原來睇相人是這間酒吧的老闆,「醉翁之意不在酒」,幾重意義,老師的評語是「沒有想過你會寫這樣有趣的東西,不如考慮當編劇」。

畢業之後,一直專注演員工作,幾乎沒有再以文字創作。直到有一年,當時還未成為導演的彭浩翔先生來看了我的演出,有興趣找我為他自資拍攝的短片擔任演員,才剛開始聯絡,彭先生已經得到電影公司投資去拍他的第一齣電影《買兇拍人》。短片沒有拍成,我卻和他成為了一起「腦震盪」的伙伴,大概自己是演員出身,思路經常以分析角色心態出發,和一般編劇以故事橋段出發有所不同,導演開始鼓勵我嘗試創作,除了度故仔,還介紹我在報紙寫專欄,這時我才想起自己讀書時最喜歡和最好成績的科目是中文作文,就大膽地繼續發掘自己寫故事的可能性。那些年,VCD電影相當流行,很多成本不高,只作影碟發行不會上戲院的電影開拍,我膽粗粗地為一位第一次擔任導演的朋友寫了我第一個「電影」劇本《我的野蠻男友》,有張達明、袁潔瑩主演,劇本完成後,還嫌自己寫得不夠好,胡亂改了個筆名「鄧鳳」掛在編劇崗位;戲拍好了,自己緊張得根本不敢去看成果,那是二○○三年的事。

二○○四年去了巴黎學習形體,卻加深了我對創作的慾望,回來後不單完成了自己的獨腳戲劇本《29+1》,還和彭浩翔導演聯合編寫了《伊莎貝拉》,是我第一次參與「正式」電影的創作;完成劇本後全程跟足拍攝,邊看邊學,還記得在片場第一次擁有自己專屬寫着「編劇」的水杯是何等興奮;最後看到自己腦袋想像的變成了銀幕上的影像,還有了戲院觀眾的反應,是當電影編劇最大的滿足感;就這樣,我總算覺得自己走上了「創作」這條路。《伊莎貝拉》上畫後,有電影公司邀請加入成為全職編劇,但當時對編劇工作的執着很大,只想寫自己有深刻感受的題材,也渴望繼續發展自己的劇場作品;擔心自己一旦成為了全職電影編劇,就會事事聽命於我不熟悉的導演,把編劇視為「上班下班交功課的事務」--這種心態也和當初放棄劇團全職演員工作時很相似。相反在劇場經營自己的製作,能夠擁有絕對自主權,沒有投資者或老闆的考慮,只要有信心或者有膽量,就可以把所思所想帶給觀眾,這大概是所有做創作的人最嚮往的。一齣電影製作,需要太多方面的配合,由一個意念到最後可以煞科上畫是一條漫長的路。我相信幾乎所有編劇都經歷過全心全意寫好一個劇本,到最後卻因為開拍不成計劃告吹的失落。

我也不例外。(待續)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p1020543-202004020609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