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臨時演員係咪演員

專欄
2019.12.08
92
撰文:彭秀慧

dsc09765

間中有些朋友對我說:「你什麼時候拍戲,我去當茄喱啡!」言下之意,他認為「茄喱啡」在電影世界裏是誰都可以拍拍屁股就來做的工作。「茄喱啡」,也稱臨時演員,其實也是一個行業。看過周星馳導演的《喜劇之王》(1和2),或者爾冬陞導演的《我是路人甲》,你大概對這一班電影世界中的「素人」多了點認識,至少知道他們當中不乏對演戲擁有無限激情,對演藝工作極有理想,甚至極有天分,在片場過着非常漂泊又充滿挫敗感的生活,就是等待一個機會。

當然,這不代表事實的全部。

起碼在我的片場經驗(無論是幕前或幕後)裏,我的確見過很多叫人「歎為觀止」的臨時演員。學院年代,有一次有機會去參演一部電影,我被通知飾演其中一位重要角色的女朋友,場合是一個婚宴。當天我很早去到現場,等待安排,由於婚宴賓客眾多,臨時演員需求也大。我坐在一羣飾演「姊妹」的臨時演員旁邊,聽到她們一邊抽煙,一邊粗口橫飛的在討論當日拍攝報酬只得一百多元,但有得看明星,在所不計;說罷這邊一個突然眾目睽睽舉高手拔腋毛,那邊一個把宵夜漢堡包吃一半沒吃一半的隨處亂丟,也真嚇壞當日還是二十歲尚未畢業非常青澀的我。

到自己有機會做導演,那次要拍一場火車戲,牽涉了幾十位臨時演員扮演火車上乘客。由於預算有限,只能直接請臨時演員公司代為安排,於是那「臨演阿頭」就像執藥師傅根據要求「執」一定數量演員到時出現。他們一來到,有幾個熟口熟面,好像都曾經在不同電影見過他們,是老經驗了;換上衣服準備埋位,你就發現,有些人即使換上了一套上班服,總是「甩皮甩骨」,無論如何也不像一個上班族;穿起校服那幾個更是怪形怪相,要不是學校中的超齡學生,就是邊緣青年……不能要求了,時間緊迫,按照外觀上可接受程度擺好了排位,按劇本「飾演」火車上乘客。然而拍攝一開始,我一看熒幕中的他們,腦海就出現了尹天仇的畫面:「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而家唔係拍緊鬼片……」本來按照劇本,還有一場戲要求火車上所有乘客一起聽音樂到出神的部分,即使拍好了,也唯有在剪接時刪掉才比較順眼。
我並非有心冒犯這班臨時演員,只不過我也曾經希望可以像尹天仇一樣對他們有多一點要求。於是有人跟我說,沒有可能的,茄喱啡就是茄喱啡,你不能對他們有任何期望。不說不知,「茄喱啡」,其實來自英文「carefree」,即是那些無關痛癢,毫不重要的人。那,一直在擔任臨時演員的人,真的甘心當一個人生茄喱啡嗎?
(下期再續)

鄭秀文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dsc0976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