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短暫的緣份

專欄
2019.11.28
190
撰文:彭秀慧

 

screenshot-2019-11-28-at-10-21-22-am

常常聽到有人投訴的士司機,不知是我幸運還是什麼,我總是遇上善良又健談的。十多年前我還未擁有自己的車子,我有兩個非常稔熟的的士司機常常「幫襯」,兩個都是五十開外,人生充滿經歷的叔叔。他們喜歡告訴我他們自己的故事,也會關心我的工作日常,跟我說人生道理。雖然每次相處都不過是一程車的時間,但我們感情非常不錯,日更那一個會在我生日那天免費接送我當作生日禮物,夜更那位叔叔有時聊得興起,會在深夜送我到家後,索性拉起手掣,關掉引擎繼續和我傾偈。好幾次我心情鬱悶,他們從倒後鏡看穿我的情緒,還會用他們的方法來安慰我,他們的說話到現在我還記在心中。也因為這個緣故,我的電影《29+1》中就出現過一個「時代女性」周秀娜遇上「善良智者司機」葛民輝的情節,對話內容雖不相同,也算是取材自我現實生活經歷。

自從有了自己的車子,又住在偏遠的郊區,我已經很少乘坐其他交通工具。這個星期,車子入廠維修,我唯有每天的士或其他接送車子出入,卻讓我重拾了和不同司機短暫的緣份;聆聽着他們的故事,再一次確定自己,也許真的有某種和司機溝通的獨有磁場。單是聽聽他們每一個為何會成為一個職業司機的經歷已經非常精采。

想來也是啊,有多少人會立志做一個職業司機呢?幾個司機大哥,有做過製衣廠因為和老闆不咬弦而辭職的,有因為離婚,把積蓄全給了前妻唯有全力揸的士賺錢賺回人生的,有做過保鏢但受傷而被逼引退的,有做過記者,做過名人助手,後來為了可以全心照顧中風媽媽而決定轉行的,有開過地產公司,經歷金融風暴,銀包只剩下二十五元而從頭再來的,他們的人生每一個都是小傳奇。

阿昌(化名)說:「揸的士是一件非常純粹而集中的事。我可以毫無雜念去自己要去的地方,只要我努力一點,我就可以賺多一點,非常公平。我尊重自己的工作和行業,所以我從不打折,但我要提供最好的服務給我的乘客。」「做了司機令我覺得人生其實可以好簡單,就係去目的地。以前我追求太多,現在的簡單令我明白規律的重要性。」

阿健(化名)說:「揸的士勝在時間自由。我可以三天工作四天放假,我可以照顧我中風的媽媽,還可以去學拯溺--也是為了學會急救的知識有機會可以應用在媽媽身上。」

阿高(化名)說:「我死過翻生,現在就知道人要懂得享受生活,不能只顧工作。做司機不是懂得駕車那麼簡單,我放假會自己出海,我自己有艘船啊,對了,你剛才說喜歡吃煲仔飯,其實自己弄很簡單呢!你先把米放在鍋裏炒一下……」

每次看到他們說得眉飛色舞,即使我們只得透過倒後鏡的眼神交流,我都珍惜這些緣份,我因為他們願意向我分享而感到榮幸,不因為我是編劇(他們也未必知道),而是因為我真的被這些城市中的小故事感動,希望他們繼續以自己的人生而驕傲。

許志安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screenshot-2019-11-28-at-10.21.22-am-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