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識Leave」和「識Live」

專欄
2019.09.28
1084
撰文:彭秀慧
舞台劇《 I Sick Leave Tomorrow》
舞台劇《 I Sick Leave Tomorrow》

看舞台劇《 I Sick Leave Tomorrow》,講的是辦公室日常,每個員工內心最熾熱的希望是如何好好請假,鬆一鬆,唞一唞。現場氣氛非常高漲,大概大部分香港人也是每天被逼困在公司裏,開會,與不同部門溝通,然後OT,再開會,溝通,再OT。上司永遠不理解下屬,下屬永遠只能遵從上級指令,愚蠢的規矩,無情的制度,所有事情是程序,也不過是程序。
基於行業性質和崗位不同,對於這個題目,我的共鳴感沒有很大,起碼表演和拍攝工作,就從來沒有「sick leave」這兩個字,而且大部分時間,我會因為工作起勁,興奮,病痛甚少也。但這晚坐在劇院中間,台上一個角色Daisy在公司因過勞而猝死,換來只是公司Whatsapp羣組裏的RIP,卻令我想起一個朋友,一件事情。
我這位朋友在一間規模不大的公司工作三十年,職位是秘書或總務之類吧,總之負責管理公司行政事務。多年來公司人事變動非常大,上至老闆下至其他部門都改頭換面,唯獨是她一直坐在辦公室同一位置,安份守己每天上班下班,照料公司大小事宜。她性格溫順,卻不善於交際,沒有拍拖,也沒有特別嗜好,所以朋友不算很多,生活圈子也相對狹窄。我認識她超過二十年,間中見面聽她近況,我常取笑她人生好像只得這間公司,但她總是以自己對公司的情義為榮。
直到有一年,公司來了一個新的老闆。或者是性格不合,她和老闆的溝通出現了障礙,她不喜歡新老闆的行事方式,同時老闆也沒有很信任她,甚至多請了一個助理去分擔她的職務。我朋友產生了極大抑鬱,我從來未見過她為工作如此惆悵,年月過去,她總是用這句話總結:「唔開心呀,但返工都係咁㗎啦,可以點喎。」
幾年前一天,她告訴我她得到了癌症。再一次,一個生活最正常,不煙不酒,早睡早起的朋友開始了和病魔對抗的歲月。這場仗一打多年並不容易,但奇在朋友始終沒有選擇向公司清楚交代自己有病,為的是希望自己可以盡快復工,不被公司嫌棄。在朋友離世前三天,她收到了老闆一個短訊,說公司曾多次以短訊聯絡但未有回覆;後來得知她正在醫院休養,也希望對方如需要繼續請假,請提交醫生證明書,以便更新病假紀錄及安排行政部工作。當時我朋友身體已經非常虛弱,我看到這個短訊,彷彿明白了她過去幾年在辦公室裏承受着什麼。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我朋友沒有選擇的「sick leave」不是病假,而是離開有病的制度;在她選擇對工作盡忠的同時,卻忘了對自己生命的守護。「識leave」 和「識live」,是兩個不容易的課題。這晚坐在觀眾席,我強烈感受到香港打工仔的同聲同氣;只希望大家的歡呼聲不只是一晚圍爐取暖,而是真的可以把這種溫度帶回生活,以內心的洶湧來對抗無情的制度,以澎湃的激情融化冷血的旁觀者;相信自己改變的能力,才有真正改變的可能。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islt-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