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彭秀慧.留點獨白

彭秀慧:吻出來

專欄
2019.09.19
13
撰文:彭秀慧

 

_mgl9984a

我喜歡親吻。說的不是情人間的接吻,而是除此以外任何其他類型的親吻。寫稿之時正在美國探親,家中的新成員是一歲多的姨甥女。聽她媽媽說,寶寶不是對任何人都熱情,我花了幾天時間全力討好她,才得到她在每天告別時送我一個抱抱和「kiss kiss」。對啊,還在牙牙學語的她,和很多小寶貝一樣,爸爸媽媽先教曉她給大人送吻。我在想,當她學會了說話,她就會以「拜拜」來代替吻別,從此,這兩片嘴唇,也許只會向她將來的情人送上了。又或者,我不能再像現在一樣,看着她肉緊時可以一手捧着她的臉大力吻一個。

在中國人的社會,社交禮儀從來拘謹,我依然記得在大學時,我因為看到一個前輩老師而興奮地擁着他,旁邊另一位同樣地位的老師一本正經對我說:「怎麼你對老師如此不敬?」他好像告訴我,「擁抱」是不應該的,沒有禮貌的,噢,更別說親吻了。即使在朋友間,親吻一般只發生在生日會,切蛋糕時的所謂birthday kiss,不過是拍照的甫士選擇之一。但在外國,卻是日常的溝通方式。今天我就在咖啡店被一聲「接吻聲」吸引了注意,原來不過是兩個朋友講拜拜,很普通卻有點窩心。

接吻的浪漫不應只屬情侶。電影《29+1》中,其中一場戲,黃天樂告知好友張漢明自己有病後,黃天樂天真地表示想嘗試一下親暱(做愛)的感覺。兩個人於是彆扭地嘗試接吻起來,最後張漢明制止住了激情,相反在黃天樂的額頭吻了一下。拍攝時,我特別要求飾演張漢明的蔡翰億必須大力的吻到欣宜的額上,並指明要發出「啜」一聲。記得當時演員曾經疑惑這樣的處理會否不夠浪漫,認為蜻蜓點水式的輕吻似乎更切合場景,我卻堅持認為這一吻的力度和聲音是重要的。這個吻,除了要讓黃天樂感受到,也要「聽」到,它代表了張漢明對黃天樂最深情的祝福,同時也代表了抑壓的悲傷。這個有聲的吻,應該是肉緊而單純的,就像親吻一個小孩子一樣。

也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在額頭上的吻的確有特別含意:當大部分的親吻都有「愛」的意思,吻在額頭還被稱為「母親之吻」,代表了我關心你,尊敬你,和非常愛護你;這不正是故事當刻張漢明的內心對白嗎?

近年也我重拾了親親媽媽這個舉動。當媽媽年紀日漸老邁,記憶和神智都慢慢衰退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吻比起很多話更來得親密。從我每次吻她後她說展現的笑容,我就明白愛不能太遲,也不能愛得太含蓄。愛不只可以說出來,還可以吻出來。

黃心穎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mgl9984a-150x150.jpg